2017年02月25号,欢迎,你还没有[登录] 排行榜 创网论坛 个性文集 作文大赛
海粟
嗟哉蚌病乃生珠。
创新作文网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BBS | 文学社
赵海粟乄

超级写手
Lv.16 Exp.1192 / 1520
加为好友 | 书童买卖
[该用户暂未获得创网电子证书]
性别:女
年级:高中
类别:非会员
城市: 山东 泰安 市
QQ: 2542586147
发表作文数: 33
精品作文数: 8
强力推荐数: 0
杂志采用数: 0
文学社:木港
文学社房间:1-5
我的文集
最近的访客( 共被访问215次 )
三须
即使泪流满面,也要笑给世界
梧桐树下你的笑
落了一地的花瓣,碎了一地思念
一壶酒
“一定要坚持写下去。”
Martea
我看见你,然后看见了光。
谣安
云上南锦,雾里北冀
恶魔杀手
血染红尘魂不破,四门八将傲群雄。 杀门荣
然世
我想重新认识你,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
横笛
我又回来了!
槿木
回首来路,遍地是坑。
砥砺
时间不易,愿你珍惜
海阔天空凭鱼跃
铃儿响,这三年,我们不放弃
装呆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查看用户作品:[全部作品] [小学作品] [初中作品] [高中作品]
  LATITUDE 散文
“没有什么会被忘掉,也没有什么会失去。宇宙自身是一个广大无边的记忆系统。如果你回头看,你就会发现这世界在不断地开始。”——珍妮特·温特森《守望灯塔》。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这天早上七点。我给远在三千里海陆之外,正在做兼职工作的挚友发去零点祝福。想到去年的这个时候,她在太阳门广场的人山人海中等十二下跨年钟声,吃十二颗葡萄,许下十二个祝福。“又是新的一年了,有什么样的计划呢?”“别的事情暂时想不起,也不愿意去想,毕竟我不是那种很有规划的人呀。不过有一点是很肯定的。”“要继续读书。”“嗯。也要继续写作下去,虽然不曾指望拿笔杆子来养活自己。”“懂。有一个贯穿一生的爱好,就好像在这个高速又燥热的时代给自己

阅读全文 >>
点击( 106 ) | 发表于2017-01-14
  戏子 散文
是夜。京剧团的最后一场折子戏唱罢,空寂的舞台,曲终人散,没有砌末,没有布景,没有灯光,更没有闲人。粉艳霞光不得登场,还是先来调弦索,拉胡琴儿。场面之中,左手司板的先生,坐下来打单皮小鼓。外人眼瞅着那入戏的一二个,明知这二人都不落实,仍不免带着些陈旧而迷茫的欢喜,拍和着人家的故事。灯暗了。只一线冷冷的流光。比之小楼受审那坤揭发那日的青天映日,这光这情境这空天阔地,实在是冷上太多。伴起咿呀半声,大红的帷幕扯起。戏院池座。没有观众, 没有布景,没有掌声——这是一个原始的方丈地。“大王,快将宝剑赐予妾身!”“妃子!不,不……不可寻此短见呐!”已经上妆的两张脸。咦,油彩一盖,硬是看不出龙钟老态,一个清瘦倨

阅读全文 >>
点击( 153 ) | 发表于2016-12-11
  花朵 散文
清晨。从梦中癔语几句后醒来,揩掉眼角浸出的一点眼泪。母亲在窗台搬弄花草,手指缝间的水流滴里搭拉地掉落到叶子上,听见我辗转醒来的动静也未曾回身。“趁周末可以再躺会儿,又是阵雨天气。”撑着尚沉重的眼皮看那一盆又一盆的盆栽。一场秋雨一场寒。秋意和寒意最终还是携了手,相陪着渐浓渐重,浇驻得青叶苍翠,这翠色也一日胜过一日,直奔着更深的秋,奔到更深的露地霜天里去。母亲在修剪几盆长疯了的藤萝样植物,旁边放了几个小的临时花瓶,用来水培剪下来的枝叶,长势讨喜的话会移栽。“这个瓶子给我留一留。”我指向其中一个眼熟的,她看了一眼,心下了然地点头。应该是要等到十一月份,附近的花鸟市场才会开始大批贩卖风信子、水仙这一类

阅读全文 >>
点击( 254 ) | 发表于2016-10-20
  道我名姓 散文
云开长空阔,鸟归天高。九月,才是终于把天书铺展到尽头。想要寻着一种淡静的姿态,在这个连绵雨季对自己说上半晌话。枯坐半日,茶水喝得谈了,那种迫切想要与自己交流的心境也不可遏制地低沉下去。毕竟不再是孩童身份,不再如六月天气一般骤阴骤晴,有时低沉消极的情绪袭上心头,更像是夏季前夕的黄梅雨带,在地图上看那是一道狭长却又温润的伤口,眼耳鼻口都被覆盖在凉凉的湿漉之中。至于心里累计的疤痕、叠加的刀口还有无数不曾为人所知的压抑,就像房室角落的旧衣物,捂得生了霉点,一并盖过了熟稔的旧味。一整座城市就被浸润在雨水之中。我坐在窗台的老位置,雨水把行道树怀抱起,这一行白槐便湿了身,念珠似的荚果深秋颓唐,经雨水浇注后又

阅读全文 >>
点击( 239 ) | 发表于2016-09-28
  晦明 小说
蝉声聒噪,人声吵嚷。从市立医院楼顶看下去,花白的水泥路好似黑心铺子里头卖的注水猪肉,无数车辆似蛆虫一般在它身上爬行。面色惨淡的年轻人收回目光,转身坐在水泥台上,他将双手插进头发里使劲地挠了挠,逼出了满脸泪水。地上,蜷缩着的烟头像一条条柔软皱巴的蛆虫尸体。30年往事历历在目。年轻人想起在小的时候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说人死之前会再过一遍往事,好的坏的。把往事从头过一遍,也把心再伤一遍。遗书早已被他哆嗦着嘴唇重复了数遍。这就像一场没有观众的电影,还是旧社会时的默片,连主角自己都发不出任何声音。而现在,他一边回想当年种种,一边劝自己放弃所有跨出这生死的一步。烟灭了又续上,烟续上又灭了。满地碾弯的烟头,焦黑

阅读全文 >>
点击( 235 ) | 发表于2016-08-15
  新旧 散文
——新的人面对新的世界,只有蓬勃野心,无关风月心情。赶着快晌午时分回到镇上老家。近几年乡镇上整改得都很快,每每回来总觉得哪里变了样。水泥路面在村里四面八方地拓开,以愈演愈烈的姿态如搜刮一般不放过任何角落。原本各家门口齐整的菜畦终究在沙土泥石的侵略下让了步,要么变得不见,要么逼仄在墙角。没了可栽弄篱笆架子的去处,豇豆藤叶和南瓜秧都倚上了墙。自从前些年村里不知谁家盖起了一栋三层小白楼,几年光景里,青砖灰瓦的平房被挤压在间隙,五分寒碜落败,五分古旧矜持。从水泥的主干道上偏离,拐进小巷,脚下黄土不平,六月的连绵雨水引得泥土崩坏,再经阳光塑形就变得坚硬。但黄土路面总是格外吸热,稚童之时与玩伴一起赤脚踩着

阅读全文 >>
点击( 564 ) | 发表于2016-08-05
  耦俱无猜 散文
她希望能有一个人和她对坐,饮一碗黄酒,吐一天的浊气。我与乖林的结识,并非是类似于跋山涉水、涯岸相送这般值得在后来与人说道的事情。我俩也都仔仔细细地思量过,到底是怎么相识,又是怎么相熟的。一切似乎太过顺理成章,就像晚间外出散步,顺道去超市买了水果一样自然,丝毫不被这六个小时的时差,三千多公里的海陆所影响。看到乖林的消息后我才知道她昨天去了警局做笔录,因为自家店面被七八个青年合伙抢劫。这之前我大概了解马德里的街道治安不好,只是没料到嚣张到这地步——八个少年,偷窃,抢劫,巴掌,咸猪手;母亲,断甲,流血的手指。我知晓这一切时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天,当时还觉得心悸,后悔没能在第一时间予她安慰。事后反倒释然。

阅读全文 >>
点击( 367 ) | 发表于2016-05-21
  四月漫卷,心扉半开 散文
之一:那样的悬崖年少,毕竟也是一步步攀越了。醒来时一头薄汗,抹了一把额头后倦倦地想——的确是梦了一场清丽的湿漉。一场微如牛毛细如花针的春雨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像降下福祉一般恩泽土地,不知暗自包裹起多少待放的花苞,欲盛的新绿,还有树底下幽幽青苔掩映的一些野菌菇。微不可见悄不可闻的温柔雨境里,一针鸟鸣如吟刺破空山静寂。应该是在南国吧,我摸了摸咯得发痛的颈子入神地想,毕竟北方没有那么深沉润色的青峰雾峦。头顶传来一阵机械化女声,播报XXX航班误点,中文完了紧跟着英文。我揉揉眼,抬头看对座的父亲,在看手机,屏幕的亮光反射到眼镜边框上,留下一点白色的亮斑。“时间不晚,还可以在睡会儿。”他抬手把我身上搭着的

阅读全文 >>
点击( 321 ) | 发表于2016-04-13
  胎生 散文
暗夜零度胎生。舒婷的诗。·01·还未进四月,白昼变长的感觉就已格外得显了。也应该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这几个月总闷在家里吧,如果还在学校,整日对着一摞摞的书本考卷,抬头就是两头发黑的玻璃灯管,只怕不怎么会留心这些日头高照,天长夜短的自然事。吃过饭后陪母亲一起在厨房洗碗,西晒日头,额上晕出一层薄汗。“白天真的长了啊。”“嗯,也会越来越暖和。”我一边回应一边把滴着水的盘子摞起来放好,眯眯眼。夕阳鼎盛犹如电视机画面中炸裂的高饱和度亮光,终究因为隔着一层屏幕,铺面而来的极具画面感的热浪仍是缺少真实的质地。我们的世界就这样被浸泡在光线繁盛而充足的日子里,所有光线被撒了亮粉,太阳回光返照,却因年迈垂坠而失掉热度。

阅读全文 >>
点击( 172 ) | 发表于2016-04-06
  善非孤生 散文
善非独善,善难孤生。(1)随奶奶回了趟老房子,彼时爷爷患病,医院给的诊断是没有几个月可活,偏偏照顾他的奶奶身子一直不好,自打进了腊月,发紫的嘴唇就从来没恢复成正色儿过。老屋原本是出租给了别人,老两口坚持回老家来住,父母只好硬着头皮去和才住了没几个月的租客说道,人家倒也体谅,没几天就搬走了。屋里一股子婴儿的奶腥味,踏进门槛的一刻起我就不自主地揪紧了心。别人的生活仍旧是浅浅地敷一层在上面,维持着这样的距离,即使依旧是烂熟于心的摆设,还是顿生怯意。奶奶沉默地走至东边屋里,惯常地摆供品,燃香火,头一截子香灰将坠未坠,眼瞅着蒲团前头的火纸已经烧得七分尽。空气中的香火味儿盛起来,我的心稍稍平复,又被突如其来

阅读全文 >>
点击( 288 ) | 发表于2016-03-25
第 1/4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页
留言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发表留言
 


公开显示  


Copyright ◎ 2000-2009 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