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19号,欢迎,你还没有[登录] 排行榜 创网论坛 个性文集 作文大赛
浠彤的地盘
让梦想在岁月里开花。
创新作文网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BBS | 文学社
浠彤

见习写手
Lv.4 Exp.90 / 140
加为好友 | 书童买卖
[该用户暂未获得创网电子证书]
性别:女
年级:高中
类别:非会员
城市: 广东 肇庆 市
QQ: 514275174
发表作文数: 86
精品作文数: 13
强力推荐数: 0
杂志采用数: 0
文学社:雅南
文学社房间:
我的文集
最近的访客( 共被访问75次 )
子艺
写作创造快乐!
沁茉
近来怕说当年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
蘅芫潇湘
“徐良你就是我的彩虹先生”
简笙
简。笙,时光匆匆,愿各位安好。
千羽璃
太阳尚在远方
摩云金翅
当年学不好代数的我,现在和英语老师杠上了
墨汐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Lebron。
人生。。。。
抹丹青
我把秘密埋在心里,然后仰起脸微笑着流泪
倚楼映秋影
Yesterday,today and tomorrow-these are
编织梦的天使·雪儿
读书就像知识的百花园,只要你认真阅读,就
绿海深蓝~·
淑淑梨花,淡淡其华,轻轻飘散,随风入画
魂歌
几年的放纵,一世的卑微。请努力。
海阔天空凭鱼跃
铃儿响,这三年,我们不放弃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查看用户作品:[全部作品] [小学作品] [初中作品] [高中作品]
  讲故事的人 散文
查尔斯坐在马路边上,又开始为晚饭发愁了。    这时,一个长得标致的贵妇人经过他的面前,他忽的站了起来,压低了声音:  “美丽的人啊,你能施舍我几个饭钱吗?”    贵妇人今天心情极好,从她的包包里掏出了几个便士放下了查尔斯手上。贵妇人正转身离开,查尔斯向前迈了一步走到她的身前。  “你给了我吃饭的机会,我没有什么报答的,你愿意听我讲故事吗?”    贵妇人一听,突然起了兴趣,便点点头。查尔斯晃了晃脑袋,缓缓说了起来,“从前有一个富翁他叫做比尔……”    查尔斯讲着讲着,贵妇人没有理会她的昂贵的从贵族衣橱商店买的丝绸绒裙,竟然忘神地坐在了街边。查尔斯坐在了她隔壁

阅读全文 >>
点击( 165 ) | 发表于2016-12-25
  无辜与余辜 散文
原以为这是个和平安详的年代,人们不必再为了战火颠沛流离,然而可怕的帷幕才缓缓拉开了一角。    我在午后冲了一杯淡奶茶,坐在藤椅上打开今日的报纸。缅甸的战火又开始燃烧了,自从十几年前撕毁和平协议就预料到这场战争的开始。我看到一张图片,是前线记者拍摄的。照片中一个男人抱着一个满脸是血的小女孩,下面配着一行字——“在我们一家吃饭的时候炮弹穿过屋顶,妻子被炸了,女儿也没了。”男人眼里的绝望,小女孩脑袋上的窟窿和鲜血,深深刺痛着我。    每一场战争,给无辜的平民带来沉重的负担,他们只想安逸地生活。有一个家有个孩子,快快乐乐地过着每一天,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愿望。很多人早已经可以追求更多的快乐

阅读全文 >>
点击( 125 ) | 发表于2016-12-25
  圣诞节快乐 散文
这一年的圣诞节对琳达来说并不十分想去庆祝,因为她病躺在贫民窟的一所破旧房子的一张破旧的床上。    琳达的爸爸很早去世了,留下给琳达和妈妈的只有贫民窟里的一所房子。琳达和妈妈做一些裁缝的工作以维持生计,日子过得不算太糟糕,最起码早上有一个面包晚上有一碗小米粥。    每年的圣诞节,琳达会穿上一件红色小裙子,梳洗打扮一下去外面的街道敲敲那些不敢碰的门。往往一位贵妇人会开门,给琳达很多糖果。琳达满足极了,也拿糖果跟贫民窟里其他孩子一块吃。虽然是在贫民窟,但每逢这天,人们会大方拿出一些钱买一棵圣诞树摆在家门口。孩子们会把要来的糖果吃掉,把包装纸折几下放在自家的树上面,好看极了。  &nb

阅读全文 >>
点击( 209 ) | 发表于2016-12-25
  世纪哥! 散文
我的朋友圈子有这么一位神人,他总是走在我们的前端带领我们认识新世界。  “傻呀,这是二十一世纪了!你们还那么落后呢!”他总是会各种新潮的东西,我们一群伙伴总觉得自己老气了。“你好厉害,这些我们都不知道呢!”我们常常惊讶。“当然咯,二十一世纪嘛,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啊!”他侃侃道。他教给我们怎么用流行的东西,我们可羡慕他的,而他挂在嘴边的“二十一世纪”也成了一句必备台词。于是乎,我们给他起了个绰号——“世纪哥”。    冬天到了,我们一群老伙伴聚在一起吃火锅。几个老友撸串串,辣油酱料满桌子洒,大家吃得是不亦乐乎。我吃完一个串肠捂着肚子坐下来说,嘿,真快活。“这家可真不错。”“是啊,材料也新鲜

阅读全文 >>
点击( 160 ) | 发表于2016-12-25
  末班车 散文
“小何啊,明天王老板要来开个比较重要的会,委屈你一下了。”老板把一份文件放在何莫的桌子上,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我一定能好好完成的。”何莫笑着打开了文件,心里却叫苦连天。“有这句话我就一百个放心了,我先走了,记得走的时候把公司的门锁上。”老板兴高采烈地走出公司,哼着小调打开了车门。”本来找不到人来赶文案的,居然临走前看到一个能干活的,这是太幸运了,嘿嘿。”老板想着,快速地一踩油门,汽车“呼的”跑掉了。  “唉,今晚的夜宵计划又泡汤了。”何莫无奈地打开了文件,开始埋头苦干。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何莫那份文案终于也打到了最后一行。  “啊,终于打好了。”何莫把文件一拍在老板的办

阅读全文 >>
点击( 83 ) | 发表于2016-12-18
  绝命毒师 散文
我并不如美剧那般落得个高智商犯罪的头衔,结果却委身在这里等候审判。然而,我的内心却是极平静的,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八十年代的时候,我早就创立了自己的医化公司,身边的人都恭维我年轻有成。那时,我总想着要为这世界贡献些什么。偶然一个机会,我去医院考察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艾滋病患者在医院门前徘徊。我对这种病颇有兴趣,当我问他,如果你没生病你会做什么。他有些呆滞,突然笑笑说了一句,没钱还能做什么,不早一点见阎王就不错了。那一刻,我突然下定决心,我要研制出世界上最好的治疗艾滋病的药。在医院考察完之后,我回到了公司,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的研究小组。当时,中国并没有比较好的治疗艾滋病的药,从美国进口好的药,

阅读全文 >>
点击( 110 ) | 发表于2016-11-06
  悲喜之间 散文
没有结局的故事总是令人有些伤感的,但是所幸也看不出悲喜。土地上的花又开了,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还是那种白白的小花朵。我也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只是觉然在萧瑟的季节里,还能看见几分生机甚是惊讶。我还不曾那么沮丧过,在很多人看来我总像那朵小白花,谢了又开年复一年,从不会有怠倦的时候。然而此刻的我,却没有心机去写那些欢乐的故事,尽管我也不善于刻画喜剧人物。我看不尽那朵花的花开花落,也尝不到她所经历的风吹雨打。秋风扫落叶,冬来自寒气。我嗅到了荒败的气息,但愿这个冬季不会有硝哓。我总是容易沉迷,那些来自阅读物的悲凉与欢喜。我读过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马克吐温的《女巫》、季羡林的《三个女孩》……这些乐观可爱

阅读全文 >>
点击( 101 ) | 发表于2016-11-06
  掌声 散文
台上的少女们翩翩起舞,我们在底下随着音乐的节拍鼓着掌。    我极少去看舞蹈剧,一来不懂得欣赏,二来家这边的剧院也少有舞蹈演出。这次,江北剧院来了一群特殊的少女,不久前我们见过面,她们会带来很特别的舞蹈。    几个月前,学习舞蹈的李文兴冲冲联系我,非要带我去到了一个偏远的小镇,她告诉我那里有我从未见过的景色。李文指着山腰的一角说,那是要去的地方,那里有天使。这里的山路很是崎岖,我俩满头大汗地来到了山腰。这里是几间小瓦平房,树上挂着国旗。“期待吗?”李文拉起我往一所小平房走去。一进门,我发现这里是一个舞蹈室。在外面看起来不像是舞蹈室,没想到里面有乾坤。    一面巨大的镜子墙

阅读全文 >>
点击( 121 ) | 发表于2016-10-22
  花魂 散文
古有陶渊明的痴菊美谈,便是深入骨髓的清高自喻。也有周敦颐的恋莲佳唱,奉为好人君子的洁身自怜。花朵,生命定是无法捉住,而内里的灵魂是不容错过的。    每一朵花是与众不同,世界上也没有完全一样的两朵花,这就注定了灵魂的碰撞不会有同样的节拍。一朵略有姿色花朵经历了多少的风吹雨打,更何况那一类珍稀的花朵。百折不挠的花魂在静待,梦想成为一位最美态的姑娘。    昙花一现,只在一瞬阴晴之间。有的摄像师日夜守候只为捕捉那一刻,只为一朵花的舒展。曾经有一位中国的摄影师,早早摆好了摄像装备,从夜里的十点开始守候他种植的一朵昙花。这个姑娘很是固执,直到摄像师睡着都没能看到她的娇容。摄像机把那一刻拍了

阅读全文 >>
点击( 221 ) | 发表于2016-10-15
  破茧成蝶 散文
一个小白球里探出一个脑袋,接着他拖动纤瘦的身体缓缓而出。        他的身体实在太脆弱了,经不起折腾。“我要长得很强壮。”他想。于是乎,他开始了漫长的成长计划。    每天醒来,他都在寻找嫩芽,要吃多些撑起身体。他的速度实在太慢了,蜜蜂在嘲笑他:“嗡嗡,你这慢吞吞的胖墩!”他沉默,耳边嗡嗡作响也当作歌声。日复一日地进食,他在不断地丰富他的营养。“你能打架吗?”螳螂跳近了他的身旁挥动拳头。“我不能。”他啃着叶子摇了摇头。叶子中的营养被吸收进白花花的身体里面,他感觉自己结实了。    突然,他从嫩叶上掉了下来掉进了一个小水洼里面。他拼命地抽动,浑身&n

阅读全文 >>
点击( 113 ) | 发表于2016-10-01
第 1/9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页
留言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发表留言
 


公开显示  


Copyright ◎ 2000-2009 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