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21号,欢迎,你还没有[登录] 排行榜 创网论坛 个性文集 作文大赛
烟雨莽苍苍的地盘
创新作文网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BBS | 文学社
烟雨莽苍苍

超级写手
Lv.15 Exp.1087 / 1350
加为好友 | 书童买卖
[该用户暂未获得创网电子证书]
性别:女
年级:小学
类别:非会员
城市: 福建 三明 市
QQ: 2898146529
发表作文数: 13
精品作文数: 6
强力推荐数: 5
杂志采用数: 0
文学社:心予时光
文学社房间:
我的文集
最近的访客( 共被访问466次 )
沁茉
近来怕说当年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
爱写作的小包子
时间的沙漏沉淀着无法逃离的过往,记忆的双
謊言づ
有时哭不是懦弱,而是坚强了太久。
小蚂蚁NO1
聪明在于学习 天才在于积累
大智若愚の郑小桐*
都邑之民, 何其善戏。
红尘梵音
回一回头,记住那些人,招一招手,感恩那些
小沫~
十年契约,四叶草们一直都在......
横笛
我又回来了!
淡若の
是四叶草的加QQ:2174689628。。答案:拒
谭莹
in
梁俊宇
童年的回忆是多么重要,第一次玩游戏…
千笙丶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装呆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查看用户作品:[全部作品] [小学作品] [初中作品] [高中作品]
  其他
“轰隆--”只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如同几个炮弹在头顶炸开来。还没等大家缓过神来,“滴答,滴答。”无数飘飘洒洒的雨丝落到了树上,街道上,草丛里......“沙啦啦”,雨越下越大,仿佛是一场雨的宴会。一会儿,雨声越来越大,犹如从天上泼下了一桶又一桶的水。教室里的同学们望着窗外那雨的世界,白茫茫的一片。“叮-咚-”,放学铃响了。大家很快背上了书包,匆匆忙忙地走出了教室。很快,教室里只留下了做值日的高珊。“雨下的可真大啊。”高珊拿着黑板擦边擦黑板边自言自语着,“雨这么大,做完值日,雨应该会小一些吧”。很快,她便打扫好了教室。“真累啊,咦, 雨越下越大了,得快些回家才好。”她背上了书包走到了教室门口,准备锁门。

阅读全文 >>
点击( 53 ) | 发表于2017-01-18
  奇遇 其他
傍晚,妈妈带回了一个小缸。“妈,这是什么?”我盯着妈妈手里的缸,扯着妈妈的衣服问。“你猜——这是你想要的小龟啦!”妈妈笑出了声,用食指敲着我的头说:“你想要的我买给你了,但是你书要给我念好哦。”我二话不说,夺走龟缸就往阳台跑。  “哇,小龟你好,我是你的小主人哦!”我笑起来,开心地打量起这只小龟。豆子般大小的眼睛黑不溜秋的,一个小山丘似的龟壳,布满了翠绿色的,带着黑色的纹路......对了,这只小龟还没有取名字呢。“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对了,你就叫安好吧!”我看着安好,安好却不停地龟缸上爬。我敲着安好的龟壳,安好伸长了它的脖子。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是喜欢呢。......  灯光下,我搂着娃娃进入梦乡。黑

阅读全文 >>
点击( 485 ) | 发表于2016-12-01
  为文明点赞 写事
文明,是一个细节,它是中华不朽的传统。--题记放学了!放学了!放学了,路队很快就到了学校坡下。我缓缓走向车站。车子还没来。我低下头,沉思着。“文明,是什么?”我慢慢闭上双眼睛。在黑暗中,我嗅到了一股难闻刺鼻的味道。睁开眼睛,哎呀,衣袖上怎么这么油?我环顾四周,身旁的同学在吃着香肠!他们一手拿着着泛着油光的香肠串,两三个一群聊着天,用另一手比划着,香肠串时不时被他们比划着碰到别人的衣服上。顿时,衣服上就留下一条条油腻腻的痕迹。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只听见有同学大声地喊着“车子来了!”车子驶到我的面前,我拿好学生卡。“砰”的一声,车门开了。我迈开脚步,正准备踏上车。只感觉到被人一推,就有几个小个头的同学涌

阅读全文 >>
点击( 564 ) | 发表于2016-09-29
  棉花糖 其他
梦里,我发现我身处一座城里。天上,地下,遍地可见棉花糖。四季不分,每天都下着雪。房子,是用棉花糖造的,下的雪,是蓬蓬松松的棉花糖......在城里,找来一朵棉花糖,它的颜色,亲切自然;它的香味,使人流连忘返。轻轻咬一口,呀,是柔柔的甜味......仿佛,整个人融入了棉花糖,被甜蜜,所包围......--棉花糖城。“叮--铃铃,叮--铃铃”好吵啊,吵杂的闹钟声把我从甜蜜的梦里拉了出来。我睡眼朦胧,懒懒散散地起了身。“哈--欠,哈--欠”搓搓眼睛,我下了床。对了,棉,棉花糖?我若有所思,记忆像被一条铁索,牢牢的锁住。洗漱完毕,七点半,还早。我趴在床上,随手捧起了一本《朱自清散文选》,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匆匆》。“在默默里算着

阅读全文 >>
点击( 743 ) | 发表于2016-08-26
  树读 其他
路边,有一棵老树。它的树干已经空心,树皮在渐渐脱落;树叶稀稀疏疏的,已经没有多少生机了;它的身边,长出了一颗小树......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鸟儿在空中叽叽喳喳地叫着,杨柳的长发在微风中甩动,阳光暖暖的洒在了大树和小树的身上,别提多惬意了!小树看着老树,问:“爷爷,什么是奉献?''“唉——''老树望着天空,长叹了一声。“奉献在于付出,在于给予,不求回报。奉献是无私的。比如说我们树,一直默默地为人类服务;我们能够制造氧气,还能吸收二氧化碳,减少泥石流等各种自然灾害;人类手中的铅笔,本子,人类家里的桌子,椅子,都是我们族里的人奉献出自己的血肉之身才造成的。''老树咳了两声,继续说。“

阅读全文 >>
点击( 602 ) | 发表于2016-08-21
  洪荒之力 其他
我走在大街上,刚刚下了的暴雨,扫去夏天的燥热。空气中弥漫着茉莉花香。放眼望去,街道两旁种满了茉莉。不知什么时候,枝头上吐出了一点点的白色的花儿,十里外的人们都沉浸在花香里。“啪”,我被吓了一跳。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我抬起脚,在泥土里有一抹天青色。我把它扒了出来。这是一块碎瓷片,天之青色。碎裂的瓷身上,天青流淌着。宁静,清新,纯净......我蹲下身,把碎瓷捡起来,放在手心里。“你好,我叫殇曲。”我朝四周看去,一个人影也没有。是谁呢?“是我,你手中的碎瓷。”我惊讶地看着碎瓷。“别惊讶,我能够和你们心灵沟通,听我慢慢道来。”殇曲缓缓地说道:“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天地间出现了一种神秘而而强大的力量--洪

阅读全文 >>
点击( 1643 ) | 发表于2016-08-20
  梦想 其他
比你好的人仍在努力,比你差的人还没放弃。你没资格说你无能为力!                                        ——题记“你看,我画的画好看吗?”就读幼稚园时,画完一幅画,我都会征得别人的意见。 我歪着头,用胖乎乎的手指指着画。 每次,老师,家长,同学总是甜甜的赞扬。 “嗯,很不错呢。”听完。心就像喝了蜜,甜丝丝。 梦想,便在我的内心播下了种子。但我知道,这颗种子要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是要付出辛勤的汗水的...... --漫画家。 四岁,我开始学画,至今我坚持了八年。梦想之路,总

阅读全文 >>
点击( 527 ) | 发表于2016-08-16
  神灯 幻想
几天前,妈妈给我买了个小台灯,小巧玲珑,简直是一件工艺品,瞧:古朴的色调,精美的刻雕,散发着一种迷人的芳香。夜晚,在台灯那芳香的熏陶下,我渐渐进入梦乡。“咕......咕咕......”我睁开眼睛,循声望去。哇,眼前的人,臃肿的身躯,络腮胡子。一身阿拉伯服饰。咦,怎么没有脚,还这么眼熟?我绞尽脑汁想着,这服饰……有了,这可是是灯神啊!真是三生有幸,孩童时代的偶像居然就在我的面前!我立刻满脸微笑,“灯神你好,我叫田恬。”可灯神却不回应我,只是抚摸着咕咕响的啤酒肚盯着我。我顿时反应过来:灯神不会是肚子饿了吧?“灯神,走,我带你到街上去吃饭。”灯神顿时眉开眼笑,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谢谢。”路上,灯神的肚子叫得越

阅读全文 >>
点击( 631 ) | 发表于2016-07-25
  院前的罗汉松 写人
那天,我和爸爸妈妈来到老家。这可真热啊。蝉热的“知了知了”地叫着,鸡热地躲在树荫下耷拉着翅膀,狗热的吐着舌头。“嘿,你叫什么名字?”我被吓了一大跳。我回头一看,这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一头乌黑的头发,像小狗的尾巴。她身穿米黄色的衬衫,下身穿着一条豆绿色的短裤。看着怪亲切的。“我叫田恬,你呢?”我问。女孩说:“我叫黄丽平。”我一个人怪无聊的,我对她说:“我们去玩吧”。“好啊,可是玩什么呢?”黄丽平看着我。我左看看右看看,一棵罗汉松映入我的眼帘。“我们把这棵罗汉松当作圣诞树来布置吧。”我的话音还没落,黄丽平就领着我一溜烟地溜进她姑姑家。“恬,你坐一会,我去拿东西。”我十分听话地坐下。不一会儿

阅读全文 >>
点击( 461 ) | 发表于2016-06-29
  我的童年 其他
 童年犹如一个五彩缤纷的五味瓶,沁人心脾,留给我们长久的回味。正如台湾女作家林海音的童年一般,童年是戏剧化的,是丰富多彩的,是有趣的,总能给我们无穷无尽的遐想与回忆。【“百草汁”童年】童年,我时常和乡下表妹一起耍,我喜欢乡下,一望无际的田野,太阳绽放出笑脸,光芒四射;风悄悄的,草软绵绵的。野花遍地都是,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记得一次,我喉咙难受,妈妈帮我去医院配了几大包的药,药端上桌了,我望着那黑乎乎,臭烘烘的汤药,捏着鼻子问:“妈妈,这是什么啊?”“这是中药,是我们中国特有的药材,也叫草药。是可以用来治病的,病人吃了很快就会好。”妈妈不耐烦地解释。我大

阅读全文 >>
点击( 363 ) | 发表于2016-06-29
第 1/2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最后页
留言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发表留言
 


公开显示  


Copyright ◎ 2000-2009 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