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20号,欢迎,你还没有[登录] 排行榜 创网论坛 个性文集 作文大赛
勾阑
不值
创新作文网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BBS | 文学社
斥遒

中级写手
Lv.11 Exp.611 / 770
加为好友 | 书童买卖
[该用户暂未获得创网电子证书]
性别:女
年级:高中
类别:非会员
城市: 四川 绵阳 市
QQ: 986492152
发表作文数: 49
精品作文数: 4
强力推荐数: 1
杂志采用数: 0
文学社:没有加入文学社
文学社房间:
我的文集
最近的访客( 共被访问273次 )
夕雾总攻
之后 再清的水也无你澄明再远的路也无你曲折
沁茉
近来怕说当年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
封梦
借由真理的力量,我在有生之年,得以征服万物
清陵梦云
人类的智慧是有限的,所以他们用无限的权力
天相
我爱吃,不爱锻炼。爱看书,不爱读书。偶就
玉米小超人
叫我起来时千万别喊其他的,就喊:“早餐有
淼淼狸猫
恍然间,蝴蝶已破茧而出,你我却还守着空壳
张泗
我本楚狂人,狂歌笑九州。
小叶子.
失去了,才会珍惜
涵小萱
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 为自己的未来所努力
海阔天空凭鱼跃
铃儿响,这三年,我们不放弃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查看用户作品:[全部作品] [小学作品] [初中作品] [高中作品]
  此无佳期,与君别离 散文
他站在城楼上放眼望去,大军压境。都城已是岌岌可危,城内官兵不足千人,敌军破城,无需费吹灰之力。这一幕,和十年前又何曾相似!----------------------------------“我只要贵国皇后。”坐在金銮战车上的那人缓缓开口。他站在城楼上,双手无力地扶上面前的石栏。“用皇后一人,换取两国十年和平,我相信这场交易对于您来说做得值。”他微微阖上双眸——就此,了断罢。于是抬起了右手。“这是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那人也举起了权杖。他的手终究没有落下。“我去,不要管我。”--------------------------------他许诺十年后定会千骑之下,迎她回朝。可如今连自己,连自己国家的安危都成问题。乌云盘旋在城楼上口,久久不去。----------------

阅读全文 >>
点击( 71 ) | 发表于2017-01-13
  贫壤半亩 散文
恒娘出工从山上回来,途经河堤时,被脚下石块狠狠绊了一脚。她拉了拉双肩的背篓棕带,还好,东西没丢。这时心头莫名生出一股闷气,呸,这日子连狗都不如。她已经掉队了,监管员还没有发现。还不如死了算了,她看着脚下的大河。在想什么呢,她转身去追大队。对啊,我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她又停住。可是,还有孩子……她紧咬着下唇,反正……孩子跟着我也是受苦……大队在前面走着,有人终于发现少了恒娘,上报给了监管员。“哟,不就是那个资产阶级小姐吗。”监管员面露鄙夷之色,“别管她,回去扣她工分。”“还……还是回去看看吧,要是出了什么事……”“要去你就去。”……“恒娘!”众人捕捉到的只是那一抹转瞬即逝的背影。他们不敢待太久,

阅读全文 >>
点击( 161 ) | 发表于2016-08-28
  弃妇 散文
他们是包办婚姻。没有什么大红锦袍,也没有什么百桌喜宴,在五担高粱三斗米的礼金下,她进了他家的门。两人的性格都很温厚,生活上也是相敬如宾,来年,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生下第二个孩子后不久,她牵着大女儿的手到火车站,因为他即将到广州去投身革命。“我送你来了。”她刚好找到即将踏上火车的他。“回去吧。”他移开了另一只脚。火车开走了,她拉着女儿往后退了一步。女儿望着火车远离,突然挣脱妈妈的手,向火车追去。“爸!”……“你爸要回来了。”她理着麻藤,对两个孩子说道。“真的!”已经十岁的儿子兴奋地跳了起来,可神情又忽然黯淡了下去,“不过,我还没见过他,待会能认出来吗?”姐姐把他头一敲:“爸你都认不出来你还能干啥

阅读全文 >>
点击( 155 ) | 发表于2016-08-19
  邪财神 小说
1   这天下午八点左右,古街上一家卖神像的老店正准备关门,一名形色匆匆的男子进入店内。   店里只有两个人,一个老板,一个画师。   “拜托一件事,”男子绕过老板,走到画师面前,“请您帮我画一幅神像。”   老板面露笑意:“我们这家店各路正神都有画像,你要什么尽管说便是,用不着另画。”   男子压低了声音:“我要一幅邪财神。”   画师一惊,虽然现代不是那么迷信了,但毕竟这是家老店,据说以前还是某个世家大族的祠堂,要说那些偏门邪神,还是比较避讳的。   老板的脸上涌现出一抹难色。男子一看也不着急,伸出五个手指头:“如果您答应,我愿意出这个数。”

阅读全文 >>
点击( 638 ) | 发表于2016-08-02
  等你,等雨 小说
   我一直在这里等他。   族人早就已经将我忽略,从我一出生便是如此。可我并不怪他们,我是个异类,乌发的异类。但我庆幸如此,因而这时候,应该都不会顾及到我吧。   我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乌云翻滚着准备将我吞没,狂风携卷着枯叶把屋顶上的茅草扫落遍地,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他应该快来了。   族人们已经全部逃离,就连那个说要守候本族圣地的老祭司也在最后扔下他的法杖跑了,整个世界一片寂静。我的周围,从未这么安静过。   雨落下时,全身浸透了一片冰凉。我能感受得到他从雨中走来,因为我嗅到了当年熟悉的槐香。   什么东西融化在了水里,进入鼻尖的味道中渐渐夹杂了一

阅读全文 >>
点击( 301 ) | 发表于2016-07-23
  天葬 诗歌
真是个漫长的数字,我回望远处身后的雪山,轻嘘一口气。   十年,终归是要离去。                         (序)    奉格萨尔之命,我来于此,但我不喜雪域。   他让我到整个高原最神圣与权威之地。   我知道那叫布达拉宫。   他将我置于此,便不见踪影。   我展翅去追寻他,却被他挥袖扫地。   于是我只能盘旋在宫殿上空,   等待着他的下一次到来。   我注视着宫殿大门,   直到一天走出了一位谪仙般的

阅读全文 >>
点击( 133 ) | 发表于2016-07-17
  东君 诗歌
赦众生于初及兮,平天下之太极。时丙午位南斗兮,降吾以正名。朝辞覆芷兰兮,暮归缕携薜荔。酌夕露以净身兮,阖户独待楼暝。闻西丘涉有众神兮,踏夕濯以覆观灵。传庚子九重瑶池兮,琼浆鼓锣共庆。玄缁而宛转兮,青石坐月同饮。三影相伴而歌舞兮,惊普天之齐鸣。参商相合而腾生兮,哀命之不运。湮三界杳复兮,而曩境未正名。孑茕茕而独立兮,自载月而披星。

阅读全文 >>
点击( 134 ) | 发表于2016-06-26
  我的礼拜今日结束 诗歌
听家里人说这天是庙会,老人比较传统,硬要我们一起到几十里以外的一座山顶上的小庙拜佛,或许是拜观音什么的。天气炎热,正是正午,一路上虽有树木茂生,却遮不住头顶上直射下来的阳光。老人却一直都带着那种崇敬的目光在她的圣途上。暮色将至,才是到了山顶,眼前是一扇庙门,匾上的四个大字镀上了绿漆:“山阴古刹?”“是朝阳。”一个有些浑浊的声音,我又看了看匾,的确是朝阳,该死的繁体字。然而不免有些尴尬。侧身一看,是个老叟。家中老人已去了前殿,我刚欲抬脚,“这儿是朝阳道长修建的。”老叟开口。道长?老人找到我,看到那个老叟,“别理他,他是个......”声音只能让我听到,我知道她想说,他是个疯子。又或许他说的是真的呢,一

阅读全文 >>
点击( 250 ) | 发表于2016-06-07
  那年花开 散文
临风兴叹落花频,芳意潜消又一春。应为价高人不问,却缘香甚蝶难亲。红英只称生宫里,翠叶那堪染路尘。及至移根上林苑,王孙方恨买无因。—— 幼薇《卖残牡丹》       那时,她还叫鱼幼薇。       那时,街头一曲《卖残牡丹》使她名声大振。       那时,恰逢公子温庭筠。       “姑娘切莫自哀,人之一世,怕无波澜,便坦然相见而已。”       她嗤笑,牡丹既残,何来自哀。       “心之所愿。”      那时,她风华正茂。      那时,他喜得爱徒。      而岁月在她面

阅读全文 >>
点击( 331 ) | 发表于2016-05-20
  崖山. 诗歌
我覆秦川揽浊浪,卿言少年道轻狂。愁望前途路渺茫,坐观后径步循长。一任平生逐水流,青娥河东泣湘江。双鸿南归饮白露,枯木尽下落新霜。

阅读全文 >>
点击( 273 ) | 发表于2016-05-12
第 1/5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页
留言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发表留言
 


公开显示  


Copyright ◎ 2000-2009 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