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27号,欢迎,你还没有[登录] 排行榜 创网论坛 个性文集 作文大赛
忱维的地盘
幸有我来山未孤
创新作文网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BBS | 文学社
忱维

见习写手
Lv.5 Exp.93 / 200
加为好友 | 书童买卖
[该用户暂未获得创网电子证书]
性别:女
年级:高中
类别:会员
城市: 云南 大理 市
QQ: 1822155070
发表作文数: 9
精品作文数: 0
强力推荐数: 0
杂志采用数: 0
文学社:霰林文学社
文学社房间:1-1
我的文集
最近的访客( 共被访问91次 )
書生
我愛陽光
忘忧、鬼才
直至地老天荒,不胜你我。 三尺长剑,斩不
落梦满星
也许你会迷茫,但人生就是这样。
迟池
回忆和妄想都敌不过现实的变幻莫测,我们常
冬眠可否
。。。。。
淼淼狸猫
恍然间,蝴蝶已破茧而出,你我却还守着空壳
有凤来仪
怅怅莫怪少时年,百丈游丝易惹牵。 何岁逢
罗振峰
今朝有酒今朝醉
穆依然
十年之约,四叶草一直都在
灯灯
我要好好写作,以后实写就容易多了。。。。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查看用户作品:[全部作品] [小学作品] [初中作品] [高中作品]
  柳稍旧事 小说
柳稍旧事莫问功名,且寻诗酒,一棹西风。 戴月荷锄归教室的门掩得太久,走廊上踱步的身影有些惆怅。我饶有兴致的欣赏着窗外这景,亦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眼神交流,送去同情二字。拖堂李天王这一称号于地理老师讲,实在是名副其实,也不知是哪级学长如此俏皮可爱,取了这般妥帖的名号赠他。挂在墙壁上的钟一点点的挣扎着,不知不觉又要挪过半轮。转向窗外的目光愈发的多了,气氛略显干涩,他清了清嗓子,拔高音调,欲冲淡这额外十五分钟带来的迷之尴尬。拖堂之泰然者,地理老师也。他还欲继续讲下去,悄然间开启一道新大题。意识到走神已久,我不禁扶额,颇有些无奈。门外那位的惆怅在量的积累下发生了质变,衍生出的气郁结成雾状,透过窗缝和

阅读全文 >>
点击( 77 ) | 发表于2017-03-05
  小说
<一>我是一名狱卒,会点文墨,仰敬当世有识之士。连我这般刍荛之人都知道,再不抗争,这国就亡了。可是上头,却始终不曾动作。甚至在这个萧瑟的秋天卷起了浓浓的杀意。无奈,我只是这俗世忠的一只蝼蚁,这般指点江山的事我是做不得的。沉默,恪守着这座城,这座城中不起眼的一隅牢门。此便是我的责了。还有三天。只有三天了。谭先生就要被问斩了。我内心踌躇着,不安着,想要干点轰轰烈烈的大事,又或许只是小事。提着酒菜,我来到关着谭先生的那间,最颓圮的那间。木栏早就被蚁蛀得不成样,也被阴潮蚀得不成样,只是空有其表的挂着锁而已。我捏了捏钥匙,把它挂在腰间最显眼处。走进去。<二>“先生,我来给你送行了。”我的声音有些

阅读全文 >>
点击( 458 ) | 发表于2016-06-25
  小明探考 散文
顾小明,字子川。小明探考乃子川所作也,拾其序读之。余尝探考多年,妄取庶吉士,屡不中。是日,于家,初闻奇题,久惑而訇然,大喜。一挥而就,自以为知其精髓也。顿笔睡去,酣然间,梦入旧友吴白所居,趁兴访之。吴白之居,久伫于深山,约莫百年矣,自嗣父幼时所建,传之。明月渗漉,桂影斑驳,飞禽摇枝,清风料峭,闻琴声阵阵。余推门而入。    琴瑟渐希,吴白作起,矍然问余:“子川何故深夜造访?”    余自斟一壶,随地而坐,喟然叹之:“余有一文望安山指点一二。”吴白亦奇之,拾余文,观而思,半晌,哂之。余感激而起,艴然投壶而骂道:“安山何故哂之?兹子有博观之见哉?”吴白仰天笑之,曰:“非也,余见子川之文鄙

阅读全文 >>
点击( 284 ) | 发表于2016-05-28
  小明探考(小说) 小说
    伏案着笔纪录,繁冗的符号汇集成一个生命的萌芽。灯光忽明忽暗,白大褂被衬得昏黄。我不是医生更不是作家,我只是一个励志终身致力于生命的科学研究馆的普通人。    我叫肖旻,生在九月。十年前我还是一个在读高中生。肖旻这个名字也颇有些意思,在我两岁的时候才姗姗来迟,从此一驻就是二十七年。据说,老肖为这个名字想了两年,直至在一个秋日的午后,突然想到李峤的“清尊对旻序,高晏有馀欢”,当即才拍案定下肖旻这个名字。旻是秋天,我也出生在秋天。至少在上学之前我对这个名字是极其满意的,也不枉费老肖煞费苦心了两年嘛,只是在读书之后,见证了无数次“小明”滚出去之后,我开始对这个名字有些不满,但仍阻止

阅读全文 >>
点击( 389 ) | 发表于2016-05-28
  一只猫的孤独 小说
白祎宁的心里种满了白玫瑰,只是被血染红过。<一>白祎宁拿到政治答题卡。“76”分赫然印在纸上。望着这个渗人的分数,她的心疼得揪起,正欲把答题卡藏在书下,二团子却快一步抢过她,一脸不可置信,“四团子,你居然考了76!全班就两个人及格!快收下我的膝盖……”白祎宁苦笑道,“我真是宁愿不及格也不愿拿这个分数。”二团子却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追问,“得得得,你学霸你任性。话说四团子,你昨晚上怎么哭了?”“啊?”白祎宁感到莫名其妙。她记得昨晚上很早就挂完电话睡了的,怎么会……难道是?心里隐隐有了猜测但她却怎么都不敢往那个地方想。奈何总有那么一双手,在无形中推动着事物发展的方向。“你昨晚是做噩梦了吧?还是你

阅读全文 >>
点击( 835 ) | 发表于2016-05-02
  绐珠 小说
                            正月初一,朝阳殿。 陈婉在朦胧睡意中醒来,爆竹声声不绝于耳,烟火绚烂明艳京城,如此盛大恢宏的迎新场面自是别有一番看头。她却腻了,年年如此,毫无新意。 陈婉招来绿袖替自己上妆。镜中人眉若远山,温眸凝水,滑脂红唇,教人一见便挪不开眼。 绿袖替她插上发簪,那支玉兰簪通身翠绿,流光晶莹却在那墨色云髻下失了颜色,轻点眉心的细花钿,隐约可见那山河风月不及的绝代风华。“贵妃倒是让婢子想起一句诗。”绿袖打破沉寂,“哦?”陈婉随道。“梨花一枝春带雨。”绿袖回。陈婉心悸,不觉竟是满眶盈盈泪意,“

阅读全文 >>
点击( 291 ) | 发表于2016-04-23
  逆风如解 小说
顾晓点开了宋之琳的知乎,最后一次浏览完他的答帖。取消关注。一知了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这黏味的夏天。偶起微风轻轻掠过窗帘,带满丝丝清凉抚摸着这布满红勾的试卷。刚刚结束的一模让一些人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了一些,虽然成绩不尽人意,但仍是磨灭不了那誓扫江湖的一番热血。某只学霸在旁边枕着近乎满分的数学试卷睡得酣然,似乎在宣示着“没错就是那么简单”。顾晓看着自己擦线的数学成绩无奈的摇摇头,收起错题本,继续奋战历史的每日一练。“某一时期伦敦时钟热卖的原因可能是?”顾晓顿了顿,疾笔勾了“工业革命严格的工厂制度”。日复一日的应付着历史老师刁钻的题目委实无聊,她放下笔看向窗外,“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那棵玫瑰猝不及防

阅读全文 >>
点击( 374 ) | 发表于2016-04-03
  挽春 散文
我听不懂这绵延的春色,倒是这异乡的人记得更为妥帖些。风声雨声落花声声声入耳,断断续续吃嗲着这入春的娇悦。若非生在春城,四季如春,记不清季节轮换的殊途,总是期盼着分明四气的鳞羽,想着想着,便是在一个长春中度过了大半光阴,一年最长的可巧就是春天了。这边的春天着实有看头。特别是这风一来,便是独杜子美的“千朵万朵压枝低”了。大片大片的云低低垂悬着,好似挂在树的稍头,偶尔羞涩一番,露出点红胭,一颦一 笑拨动着人的心弦,只想径直伸手去摸摸那撩人的脸颊。树稍也添了几抹绿芽,明明是嫩叶微微,却盛了一枝头的粉意。桃妆自是不必多言,春风一抚,便抚褪了桃蕊的羞涩,硬是迎着春风俏丽了一把。都说海棠争春,这边也是不假,含

阅读全文 >>
点击( 178 ) | 发表于2016-04-02
  胆小鬼 小说
迁就是噩梦的开始。一自习课静得令人发指,受不了这种压迫感,我的目光不由转向窗外。彭诩还站在讲台上。“复瑶我喜欢你,答应我好不好。”彭诩的话还在我脑海中回荡。注定不能平静。台下吹嘘声一片,“答应他!答应他!”我还在徘徊不定。 我不知道陈琎站在门口。须臾间,她已泪流满面。“佟复瑶,你够了。”她跑出了教室。“对不起,彭诩。我们不合适。”挣扎着,我终是将这句话熬出了口。“胆小鬼。”彭诩淡淡的走下讲台,仿佛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感受到周围人看我的目光有些变味,我低下头。 “我怎么会是胆小鬼。”我喃喃。二陈琎因为这件事几个月没有理过我,可我觉得不打紧。好朋友,冷战是难免的。毕竟我们曾近那么要好,好到

阅读全文 >>
点击( 251 ) | 发表于2016-04-02
第 1/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最后页
留言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发表留言
 


公开显示  


Copyright ◎ 2000-2009 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