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18号,欢迎,你还没有[登录] 排行榜 创网论坛 个性文集 作文大赛
羽落风伤
压伤的芦苇,它不折断;将残的烛火,它不熄灭;等它实行公理,叫公理得胜,外邦人都要仰望它的名。
创新作文网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BBS | 文学社
翛飏

初级写手
Lv.8 Exp.278 / 440
加为好友 | 书童买卖
[该用户暂未获得创网电子证书]
性别:女
年级:初中
类别:非会员
城市: 山东 威海 市
QQ: 875190675
发表作文数: 29
精品作文数: 1
强力推荐数: 0
杂志采用数: 0
文学社:≮浅蓝深蓝≯
文学社房间:13-4
我的文集
最近的访客( 共被访问58次 )
紫郁
让过去的过去/。
铃儿飘飘漂漂
生活总有许多的无奈。。。
神空暴虎
花,值得一赏;文,值得一读;人,值得一聚
朽木.ルキア
莪用浮生。亂了紅塵
nqqnqq
窗外的流星,你是否能講我的心愿帶走??
磨梦潮汐淡淡如雨
上帝从不埋怨人们的愚昧,人们却埋怨上帝的
恶魔杀手
血染红尘魂不破,四门八将傲群雄。 杀门荣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查看用户作品:[全部作品] [小学作品] [初中作品] [高中作品]
  又见花儿烂漫 散文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在叫, 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题记。 早就觉得古人偏心,把天下好听的名字都给了花儿:凌波仙子、含笑、凌霄、胭脂红……连名不见经传的喇叭花也有一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别名:朝颜。于是女孩儿多用花做名字。《镜花缘》里说每一种花儿都是一位袅袅婷婷的仙子下凡。于是,也不知道是女儿化作了花,还是花儿变作了女儿,女孩子和花儿纠缠不清的奇妙渊源就开始了。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说到花,就不能不说这一句浸满花香的诗,就不能不说那一位花一般娇弱的人儿。黛玉如花,并不仅仅由于她的前世那一株绛珠仙草——想来也是开花的,而是因她的纯真如

阅读全文 >>
点击( 15656 ) | 发表于2010-04-28
  偷点白开水 小说
水:无色透明的液体,生命之源。曾经占据地球的体积的97%。但目前,仅存的水被作为珍惜物品存放在世界最大的生物博物馆中。现在提到的水多为人造水,黄色,味道略苦。——《世界大百科3010年版》 “小A,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我冲在下面的小A喊了一声。底下传来小A闷闷的一声轻哼。真热啊。我不断腾出向上爬的手来擦汗。地面以上经常刮着酷热难耐的热风暴,越接近地面就越热。这个该死的生物博物馆居然建在离地面这么近的地方,难道是为了防盗? 好吧,我承认,我是个小偷。我要偷的就是深藏在生物博物馆中的世界仅存的一瓶白开水。我可是初犯,并且自认为是怀着崇高的目的去偷盗的。我和小A 在Z博士的工作室工作,Z博士

阅读全文 >>
点击( 2671 ) | 发表于2010-03-28
  这不是真的 小说
秋风萧萧,我站在悬崖边上,武林的风带着腥味吹拂着我的长发和衣裾,佩剑上的玉环随风轻荡,撞击在剑身上发出“叮咚”清脆的声音。 是的,我是剑客,还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剑客。他们都叫我“一剑”。因为我的剑极快,一剑出鞘,见血封喉。我正在等待我的对手。 脚步声。我心念一动,右手看似轻抚衣襟,实则拇指早已按上躁动的剑柄。它,和我一样,对这场战斗早已忍耐久了。 一道寒光闪过。我听见金属刺进肌肉的声音,也感受到剑刃上流下的鲜血的温热。我嘴唇轻扬。但是我的剑只是刺中来人的肩膀,我却感觉腹部一阵湿热,低头一看,热血染红了大片衣襟,疼痛袭来……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我的剑是最快的,怎么可能……我按住腹部,重

阅读全文 >>
点击( 4222 ) | 发表于2009-12-23
  呼唤 散文
呼唤 我从千年前蒹葭苍苍的背景中走来,在太白剑梢上的莲花中舞蹈,在子瞻面对的滚滚长江中磨洗,在黎明前的曙光中用豫才的笔杆啼血。 我的名字,叫作文。——题记。 虚浮的时代创造虚浮的人,虚浮的人往往写出虚情假意的文章。在“作文选”“优秀作文大全”泛滥的年代,我信手拈来,刚刚翻开便被文中的埋伏轮番轰炸。先是一篇作文哭得梨花带雨,呼天抢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痛诉:“父母双亡,从小与奶奶相依为命,而她老人家在中考前一天撒手人寰,留下我一个人孤苦无依。”的革命血泪史。令人闻之动容读之落泪。可是读的多了也有了抗体:“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孤儿?恐怕是考场催泪弹吧。”更有甚者一身积极爱国者打扮,头戴小红帽,手中小红旗

阅读全文 >>
点击( 4535 ) | 发表于2009-12-23
  龙鳞(二) 小说
第二章 紫瞳 徐先生状的镜妖似乎是首领,一挥手,二三十个彪形大汉向我们扑来。我一个侧踢扫倒一个,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谁都有点措手不及。“上官,小心!“一个家伙手拿钢棍偷袭上官,被他一个回旋踢击倒。该死,这些人是人类,不能对他们用法术。很快,我和上官寡不敌众被逼到了包围圈中心背靠着背。上官向我丢了个眼色,我心领神会。顿时,一股浓浓的烟雾将我们包围,我和上官趁机逃了出来。 上官蹲下冲着我喊道:“快上来!”随即背着我飞跑起来,呼呼的风声擦着耳梢,上官用了神行。这是他最擅长也是唯一会的法术,从前我还嘲笑他是逃命冠军,今天居然用到了。不经意间在上官背上回头一看,那帮人已经甩出很远看不见了,但有一道白光正越

阅读全文 >>
点击( 4511 ) | 发表于2009-12-16
  龙鳞(一) 小说
第一章 井家 阳光划过我的肌肤,亲切地吻上清晨的第一缕目光,脑海里还混乱不堪地搅和着刚刚天翻地覆的梦境,毫无防备地被叫醒了。老家的夏天,天总是亮的这么早。我换好衣服,就有式神面带僵硬的微笑端来了洗脸水。两位式神作民国时期丫鬟打扮,看上去都是十八九岁不过的年纪,其实早已经不知看过几次沧海桑田了。橘黄衣服的名凌霄,象牙黄色衣服的名含笑,也许因为叫的都是花名,二位姐姐也生的唇红齿白,清秀脱俗的模样。 她们总是贝齿半露,笑着答你。有问则答,无问则再不多言一句。总是当想和她们深谈,她们就用拒人千里的笑答复,仿佛她们的世界,永远是我们达不到的。爷爷曾说过,式神也好式魔也罢,都是最卑微的灵体,没有自己的身

阅读全文 >>
点击( 11165 ) | 发表于2009-11-11
  寂寞周庄 散文
梦中的周庄,青墙灰瓦,小桥流水人家。有穿着白色丝绸质地,袖边滚了一道蓝色荷叶边旗袍的姑娘一身素色袅袅婷婷地从青青碧水边走过。她唯一的装饰是手上轻轻摇曳的苏绣手帕,绣着两只翩翩的蝴蝶,随着走路时手的轻摆起舞。白皙的滴水小脸,两道淡淡的浅眉,微颦、浅笑,于是连同她的绣花鞋走过的青石板桥,都化成了诗。 周庄,应该是一个有诗意的地方。不,应该就是一个诗一般的地方。这里有着我所有的江南情结,到了这里,应该就像是回了家,有说不出的舒坦和亲切。 暑假,我终于来到周庄。 从上海到周庄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却不觉困乏,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的景致。作为北方的孩子,看到南方那种水边的精致小楼,大片荷塘中婆娑的莲影,真是

阅读全文 >>
点击( 1739 ) | 发表于2009-10-19
  逆进化(三) 小说
(五)幽灵对话 陈锐手托着下巴,眉头紧锁,微闭的眼睛上睫毛微微颤抖。现在看上去唯一的出路就是给那个发信的人——霍雷发信。念头一出自己倒吓了一跳,给死去的人发信息?太疯狂了吧。陈锐心里却勾勒出阴间投递员的影像,倘若真的有连接死人与活人的通道,恐怕自己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骨子里的叛逆与探险的精神像催化剂,鬼使神差得推着陈瑞的手慢慢移向了鼠标。 陈锐:我是公安局陈队长,想向您了解一些事情。 发送出去了,陈锐的眼睛眨都不眨,死死地盯着银屏。两眼灼烧地难受,眼眶湿湿的涌出泪水来。陈锐用手背擦了擦眼睛。霎时间,电子邮箱显示:你有一封未读邮件。陈锐的心激烈的跳起来!幽灵的来信! 霍雷:想问什么? 陈锐双

阅读全文 >>
点击( 2124 ) | 发表于2009-05-03
  逆进化 二 小说
(三)幽灵来信 第二天,化验结果出来了。陈锐的推测没错,那药品就是硝酸甘油。天又阴暗得像死刑犯临刑前看到的灰色面影,阴郁的颜色让人透不过气来,有细如银针的雨丝打湿陈锐的头发。陈锐正赶往死者的追悼会。殡仪馆近的很,步行就到了。 死者的尸体被精心打理过,躺在灵堂的中间也不是那么恐怖。人也不是很多,一个一袭黑衣的女子站在馆前给来宾回礼。陈锐鞠过躬,亮出警官证,“请问您是死者的家属么吗?我们想向您问一些事情,希望您能合作。”女子低下的头缓缓抬起,几缕凌乱的头发散在前额上,半遮住她的眼睛,蜡黄的脸色在黑色丧服上衬得更憔悴。若不是丈夫的猝死令她急速衰老,她大约也是光彩照人的女子,如今却双眼深深的凹

阅读全文 >>
点击( 1968 ) | 发表于2009-03-07
  逆进化 小说
我要指点你一件事,它既不像 你早起的影子,在你后面迈步; 也不像傍晚的影子,站起身来迎着你; 我要给你看恐惧在一把尘土里。——《荒原》 (一)夜遇 夜幕深沉。不知道漆深的颜色中隐藏着多少罪恶。陈锐身着便衣漫步在路上。职业的习惯让他在污浊的空气中嗅出了隐隐不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陈锐敏感地感觉到脚步声的主人心情慌张且急迫地想要逃离。警察的直觉告诉他要隐蔽自己。街道两边仅有一盏昏暗的街灯,陈锐一闪身,躲进了灯光无法触及的黑暗里。 “蹬蹬蹬……”一个男人的身影进入灯光下,影子拖得很长,又尖又细,投下他气喘吁吁的背影。他停下来,单手拄着墙壁,脸笼罩在头发的阴影里。

阅读全文 >>
点击( 2103 ) | 发表于2009-03-07
第 1/3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页
留言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发表留言
 


公开显示  


Copyright ◎ 2000-2009 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