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24号,欢迎,你还没有[登录] 排行榜 创网论坛 个性文集 作文大赛
阮金慧
不能坐南瓜车当公主, 我就变成南瓜
创新作文网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BBS | 文学社
南朵朵儿

初级写手
Lv.6 Exp.175 / 270
加为好友 | 书童买卖
[该用户暂未获得创网电子证书]
性别:女
年级:高中
类别:非会员
城市: 安徽 合肥 市
QQ: 623295451
发表作文数: 28
精品作文数: 0
强力推荐数: 0
杂志采用数: 0
文学社:暖暖
文学社房间:1-5
我的文集
最近的访客( 共被访问45次 )
小飞象
我只想静静站在你的身后,如果你幸福快乐就
消逝的雨季
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唯一欠
祗有過不去の红燈,没有過不去の日子!
木子.桑桑
当这个世界黑白分明,你的心将归属于哪里?
纪宇阳
握在手心里的幸福,向着阳光出发。
安小槿
萱,我上次没有上4节晚自习,我偷偷溜出来在
偌雪舞
旧事辗转忘流水。月色徜徉,独自醉游。 轻
照夜、白
一直 狼 狈着 疲倦 着的 自 己
钚懂、情
可不可以先让我放声哭泣,才继续勇敢?
李爱驹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荡爱自由
源来我喜欢你
当你答到“校园回忆”这道题目 是无从下笔
编织梦的天使·雪儿
读书就像知识的百花园,只要你认真阅读,就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查看用户作品:[全部作品] [小学作品] [初中作品] [高中作品]
  今个一桩(牛人牛话,虽然已是虎年) 散文
今个一桩,合肥话意思是今天中午。这个中午真是活的意味深长啊。 我走到大门口。有个不认得小胖子跟我说:唉?你这个手机跟我来三中丢掉那个一样啊!我说:真的啊,这就是我拣来的哦…他说:这个不是我的,我的这个没‘量’新…我无语,准备K路,他接着说:大婶,你要去哪?我说:人家还是小姑娘涅…路人皆吐。同伴以为小胖子认识我,我以为小胖子是同伴认识的…唉… 买完炒饭回来的路上。一个女的对另一个女的说:今天好冷,冷得刺骨啊。我心默答:是哦,刺得P股瓣好疼啊。想到昨晚大腿抽筋抽得我PP都疼…哈哈。 进校门。8班的两个女的看见我说:呦,二嫂啊,从远处看,我还以为哪个家长给小孩送饭呢…我无语,吐。 陪

阅读全文 >>
点击( 2164 ) | 发表于2010-07-21
  谁在搞破坏 散文
我和浩浩同学合作写完一本小说,你信吗? 故事是这样的,许飞飞开的头。 刚出生时,邦森(我们班白白嫩嫩的小伙子)就会喊妈妈,神童。 一岁时,邦森还只会说妈妈,正常。 两岁时,邦森仍然只会叫妈妈,悲剧。 三岁之后,是我和浩浩同学接的手,抛弃了男主角邦森和女主角王小燕(我们班白白胖胖的小姑娘),而原计划在本小说里担当男二号的浩浩同学和路人甲的我,恬不知耻的抢了他们的戏,我们是作者呀,当然很重要啦。情节曲折夸张,我和浩浩同学甚至还结了婚。那个奔腾,那个浩荡,那个一泻,那个千里。你信吗?我不信。 我来介绍情节一二。本小说无题,但笑点颇多。 不是说天下姓阮是一

阅读全文 >>
点击( 2477 ) | 发表于2010-07-21
  妈妈天那 散文
《妈妈天那》是萨顶顶的歌,梵文我不懂,啥意思我也不知道,放在这里只为突出“妈妈”两个字。我今天要写我的妈妈。 高三复习时,语文老师布置写关于妈妈的作文提纲,我把我妈写得特文艺,我主要是糊任务,过了就算了。孰料,得到语文老师青睐及重视,问我为什么不把这篇作文落到实处。我不想写。 那时候还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作者忘了题目忘了,有一句话很深刻,大致是这样:我不写母亲,因为我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一个确定的词来形容母亲。是啊,我们往往词不达意。 我妈妈。 风靡电视剧《蓝色生死恋》、《薰衣草》那会,我和老妈都会守在电视机前。我抱着餐巾纸,她旁边摆着洗脸毛巾,她一边揩眼

阅读全文 >>
点击( 2843 ) | 发表于2010-07-21
  痛快日记 散文
我走在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 高三毕业的暑假,南京,距离上次,整整两年。在路上我揣着《诗经》消磨无聊时光。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喜欢读这些咿咿呀呀难懂的文字。我说,言情小说青春读物我也爱看,二三十块的书,太贵了;三两个小时就结束,太快了。七个月没读完的《红楼梦》,不仅仅是没读完。 如果你想问我为什么要读《诗经》。哎,《诗经》里面有好多种植物啊……关于高考志愿。我想报有关林业有关园艺的专业,不过,大人们要我清醒点务实点。 城市的灰尘味道,乡村的泥土气息,永远不一样。 1、书店 我太幸运了,因为这个书店看书的人千姿百态,管理员也从不理睬,我们合肥的书店肯定不行。找一个角落

阅读全文 >>
点击( 3389 ) | 发表于2010-07-21
  住在飞碟边的姑娘 散文
很多人都喜欢抒情,真真假假的,不需讶异的。我也玩抒情。 许飞飞是个黑得离奇的、疑似多动症儿童的、我的好朋友。 他很无聊。我“二嫂”这个莫名的外号就是他起的,大家喊得不亦乐乎,我也百口莫辩。上课的时候,他有时会猛地回头冲我奸笑,然后说:你好二。我当然不能示弱,回:你真白。他很坏。他妈妈要看他成绩单,他向我求救,我建议他自己做一个,他说:我妈妈知道你,那就你第一我第二吧。然后他真的做出来一个水平高的可以以假乱真的成绩单。可怜的许妈妈啊。他很搞笑。每次假期作业,我们班人都特团结,大家分工明确。他头一回来我家抄作业,他说:我看见飞碟了,那是你家吗?天哪!谁告诉他,水塔叫飞碟的。他还

阅读全文 >>
点击( 2440 ) | 发表于2010-07-18
  我也在天蓝年代 散文
妈妈唯一一次撕我书就是林语堂的小说《红牡丹》,我要哥哥送的,那时我初二,内容就有点少儿不宜了。我与这本书的缘分就此打住。 林语堂的散文,当然,照我这文化水平,读林语堂的东西需要查资料。然后,我认识了课本以外的陶渊明。原来苏大学士的偶像是陶大隐士,有苏轼《和陶诗》为证;原来陶潜是如此幽默,有《责子》为例。此诗如下: 白发被两鬓,肌肤不复实。 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 阿舒已二八,懒惰故无匹。 阿宣行志学,而不爱文术。 雍端年十三,不识六与七。 通子垂九龄,但觅梨与栗。 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 五子个个无能,老子只能借酒自嘲,这个“责子”的“责”,多多少少有自责之感。当初大儿

阅读全文 >>
点击( 1903 ) | 发表于2010-07-17
  自由行走的花 散文
高考完了,我一定要把所有的书一把火烧掉!我曾在饭桌上说过的放肆的话。 老爸轻描淡写地说:“还是留着吧。假如你有一天突然开窍了,上个夜大什么的,搞个成人自考什么的,到时候也许还有用。” 老妈无比痛心地说:“老家的旧书都拿来当厕纸,你知道吧,每次看见我的书本被人家拿去擦屁股,我就好难过。” 他们希望我能从中明白些什么,每次交流我也努力明确什么,后知后觉的我,总是在很久以后才懂。 超市。我与她初次相遇,我们互相打量着,就像很久未见一时间相顾无言的老朋友。她是留着齐刘海的白皙的跟我年纪相若的女孩。我们几乎同时开口。 “你坐143路公交车吧?” “你在淮南念过书吗?

阅读全文 >>
点击( 1935 ) | 发表于2010-07-17
  散文
正在听方大同的《小小虫》,爵士和灵魂来回变幻的小情绪也触动我。作为这个故事的背景乐刚刚好。 唐人刘叉写给友人的小诗,我藏着些许暧昧来读的,于是,我不要他以水喻剑的巧妙,也忘掉他别时不折柳却送剑的暗示,只想,那一条古时的水,将要流向谁的手心呢?寂寞暴走,反正,渡头杨柳依依,枝枝叶叶离情,也,莫知我哀。 听老歌,疗新的伤,是昨天看到的歌词;别啦,分开快乐。 这也是一个与告别有关的故事,从哪里开始呢。 这故事应该和《歌手与模特儿》里的感情基调一样,重复变了变了变了。 小孩分不清柠檬和新橙,玫瑰和月季,芹菜和香菜,相似地,大人也不能区别好人和坏人。 无休无止地清

阅读全文 >>
点击( 1666 ) | 发表于2010-07-17
  春风吹来的故事 散文
“姐姐,你的肚子里装的是什么啊?”三岁的明瑞对即将当妈妈的小周姐姐的肚子很好奇。 “小宝宝啊。” 小明瑞似乎有些害怕,往后退了一步,“你把宝宝吃到肚子里去啦?”,溜了。 小朋友是天然的幻想家,诗人。 “再不听话,我就把你的屁股打成西红柿!”三岁的小茹凶凶的拍打洋娃娃。 他们的诗句是大朋友不能教予的。 我们都有的。 不知道,吃苹果的时候,你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有时候,感觉它很甜;也有时候,它寡然无味。当然,苹果也是有贵贱的。 小时候,在农村,老家都会用稻子去换青苹果,很酸很脆的果子,爷爷会换很多,可以一直从青苹果吃到黄苹果,看着苹果上的黄斑点越来

阅读全文 >>
点击( 1877 ) | 发表于2010-07-17
  生活像小说 散文
  除夕,飘雪,电视机前。   我抱怨着妈妈总是买假冒伪劣的奶糖,一点也吃不出以前的味道了。妈妈不屑地说,不是假的。现在想一想小时侯真的可爱,金丝猴奶糖的味道明明都一样,我却总是喜欢一种糖纸颜色挑一个的奇怪习惯。而是我们长大了,对吗?   窗外下雪,是真正的雪花,跟前几天砸在玻璃上噼里啪啦地盐豆子不一样。   春节联欢晚会正在进行《玩具店之夜》,小女孩们对着玩偶们唱“我可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我想起以前住在隔壁的欣宜。   欣宜是个快乐的小姑娘,声音哑哑的,喜欢穿裙子唱歌跳舞,她总是黏在我后面,我会送她糖果和漂亮的发卡。她的爸爸喜欢在家开音响唱卡拉OK,阿姨都会过来问叔叔唱歌有没有吵着我学习

阅读全文 >>
点击( 1911 ) | 发表于2010-02-14
第 1/3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页
留言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发表留言
 


公开显示  


Copyright ◎ 2000-2009 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