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2月24号,欢迎,你还没有[登录] 排行榜 创网论坛 个性文集 作文大赛
我自成魔.
<a href="http://743058.blogcn.com/index.shtml" target="_blank">(华年无伤,寂寞如尘。)</a>
创新作文网首页 | 小学 | 初中 | 高中 | BBS | 文学社
米可

白银写手
Lv.21 Exp.2102 / 2520
加为好友 | 书童买卖
[该用户获已获得“贡生”头衔]
性别:女
年级:高中
类别:非会员
城市: 重庆 重庆 市
QQ: 237277853
发表作文数: 58
精品作文数: 5
强力推荐数: 1
杂志采用数: 1
文学社:.莣 記 過 去.o`~
文学社房间:3-2
我的文集
最近的访客( 共被访问231次 )
第四种人
想请我点评文章的用户,可以给我留言。留言
柒冉
联系方式:qiran.1990@163.com
菲咖嘟嘟
阔别多年,不用输很多次密码,一次性登陆,
鄢郢鄀
江湖上有两条规矩,一条是见好就收,另一条
盛夏晚晴天
↗ 上 帝 爷 爷 , 我 该 有 幸
麦米
麦米香总是淳朴,而这淳朴总是来于生活……
y雨中的花l
把绊脚石,变成成功的基石。
锌浅
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心情的时候,雨也是
清寒公子
即鹿比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查看用户作品:[全部作品] [小学作品] [初中作品] [高中作品]
  听说我回来过。 其他
一些沉淀在头脑里,不轻易被触及又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被莫名的人事陡然挑起的东西。被赋予了一个可爱的名姓——回忆。 在某个特定的年代,校园里的老情歌唱着,偶然翻相片才想起过去的人。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是偶然翻日志才想起与你同行的记忆。 日志一:年少的烟火,璀璨如歌。 回复:记忆是无法缝合的裂帛,蜻蜓点水般将韶华带过。 我并不想把过去的日子生生染上伤感的色彩,它仅仅只是有些繁杂,于是显得沉重,提起来便有着沉甸甸的份量。而我们的过去是充满着浪漫主义色彩的,如同梵高的《向日葵》,绚丽而灿烂,个性鲜明的无可比拟。 你是否还记得,我们站在楼顶上吹着风,印象里家乡的天气似乎永远都是晴空万里,伴随着

阅读全文 >>
点击( 3015 ) | 发表于2011-02-25
  十分钟年华老去。 散文
黄泥土砖砌的房子,墙面有大半是用新烧的红砖修缮。落了青苔的青瓦屋盖,像搭在房上的半开的书面。两块朽木做的两开们,门栏两边贴着鲜红的对联,大抵是年年有余的意思。屋檐的房梁上挂着一串连着一串的红辣椒,直垂在大门右边的木头窗棂上。锈迹斑斑的铁栏将窗玻璃上贴的耶稣像隔成几块。房前是一大片坝子,两旁是翻新的土地,一面种着向日葵,一面种着葱苗之类的蔬菜,绿油油的一片,中间留下一片空地,用水泥刷的极平且泛着灰白的光,又有两棵枝繁叶茂的树种在坝前的木栅栏门两旁,好在遮不住向日葵必须的日光,只是一片斑驳的阴影笼罩在坝子中央。 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他的身子已经萎缩的有些单薄,如同一块风干的木头。一

阅读全文 >>
点击( 24807 ) | 发表于2010-01-30
  药。 其他
八岁的时候,祖母带我去算命。算命先生十指一掐,眉头一皱,双眼一睁,冒出一句话来:“此女必是在劫难逃。”祖母一听这话,吓得不轻,直骂算命的乱说话,扯了我一把就往外拉。我跌跌撞撞的跟着祖母穿过了一间间屋子,只听得堂屋里,算命先生家老爷子瓮声瓮气的骂他儿子:“你个兔崽子,出车祸撞死的,连你死去亲妈的钱你都敢贪,白养你这么些年……” 出了事故以后,祖母爱叨叨这件事儿。也不知道她是听谁说,如果算命的时候,听到老算命师骂人的话,是要招祸的。于是有一些日子,总会听到她一面恶狠狠的咒骂算命师父子,一面抽抽噎噎的悲叹我命苦。她认为,要是算命师没有做出不孝的事儿,他爸就不会骂他,如果他爸骂他的时候,他不

阅读全文 >>
点击( 4491 ) | 发表于2010-01-03
  茶水。 散文
平日里并不好茶。虽然不止一次听人说,饮茶乃是修身养性之道,品茶如悟禅。或许是生性浮躁,既静不下心品茶,也无意去尝那苦涩。于我等粗鄙之人,一杯清水,一叠糕点,便胜却人间无数。不饮茶,不妨碍于茶中悟道;不饮酒,亦可以对酒当歌。 一张檀木方桌,边沿是镂空花纹,中间镌刻寥寥数语,朦胧的诗意随了那袅袅的茶香溢出了印了青花的白瓷杯。原本蜷缩着的如同懵懂的婴孩儿依恋着母胎模样的茶叶,轻轻舒展开它墨绿的叶子,晕染开它与生俱来的芬芳。无色的白水受了这感染,兀自着上了浅棕色的袍子,倒有股子仙风道骨的气息,随着水平面的青烟纠结着升起。倒有几分像是神龛前的香烛,一言一行都在昭示自己的高深的内涵和悠久的

阅读全文 >>
点击( 3743 ) | 发表于2010-01-03
  灵水桃花。 其他
清明前,逢雨,入梦。 午夜时分,风起,雨来,骤雨击窗,如鼓点频频。寒意入侵,裹紧了被子,亦无法抵御。整夜辗转反侧,不知是否入眠。在黎明到来之前的几个小时,我一直行走在自己的梦境里,穿越了一场场光怪陆离的情景,踏过一片阴暗,潮湿的境地,我游移,飘忽的眼神触及了光,豁然开朗景象随即呈现。 我满眼泪水的注视眼前的一切。一脉细流蜿蜒在山涧,沿着细流而上,两旁尽是桃树。满山坡的桃花,似是美娇娘精心调制的脂粉,娇而不媚,鲜而不艳,她们摩肩擦踵,却不显得拥挤喧闹;她们生机勃勃,却无心卖弄讨好,看似大同小异的枝干,实是有着各自的骄傲秉性,各具风情。而这种骄傲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狂傲与疏离,她们友

阅读全文 >>
点击( 8154 ) | 发表于2009-04-05
  学会。 散文
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与幻说。遇见你,与你相识将是我寥落,乏味的一年里最为隆重的恩德。而我即将送给我自己岁末的告别礼。那就是学会。2009年,我将学会珍惜,学会感激,学会原谅,学会放弃。 我知道幸福的微薄,只存在于言行的厮磨的瞬间。赠与瞬间人的感动,弥足温暖一刻。而快乐,或者说开心,是长久积累的习性,一个习惯的养成需要长年累月的漫长等待,不间歇的守望。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年岁在感怀伤逝上,痛失了养成这种良好秉性的良机。但并不需懊悔,或者追忆。还剩丰盈的幸福,每时每刻自我的目光流转间滑过,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伸出手,接住她晶莹光明的躯体,让她清洁浑浊的伤口。一丝一缕的渗透,替代苏打水令人压抑

阅读全文 >>
点击( 3524 ) | 发表于2009-01-01
  道是无晴 其他
凡事俗尘,虽让人内心凄楚,有所失落。亦是常令人沉溺,留恋。人,总逃不过情深,躲不过意切。因着这深情厚谊,人与这世间就有了矛盾,心有恨却又爱,意欲离去又欲罢不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她开始心平气和的交谈。站在同等的位置,说着前事,谈着将来。 她说,你真的长大了。 低着头自顾自地的笑,拔苗助长是一种不健康的成长方式,但无论怎样不正确,毕竟是会永不停息的生长,至于开什么花结什么果都是造化,而今,我的成长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结了什么果,好和坏不是自己说的,都只是别人所看见的表象,各有见解,无需介怀。 她为这番话茫然,迷惑,以至于慌乱,我可能在你的记忆中模糊了,我的

阅读全文 >>
点击( 4231 ) | 发表于2008-06-18
  观众随想。 其他
这一切就像是一场闹剧。而我维持风度,充当良好的观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把自己当作游魂。游离于人世的悲欢,对错。且与之无关。似乎这说起来是一件可耻的事情。这样的状态什么都不能证明,只能证明我是冷血,麻木的生物。或者还会遭到正义之士,谦谦君子的斥责。这些且都只是些无谓的事情。我只是在叙说一个事实。就像近日在网上人气暴涨的“包包和阿紫”一对双胞胎姐妹。环绕在她们周围的所有舆论与是非。我笑笑着翻看,不发表任何评论。 或者是因为年龄渐长的关系,对于身边的事情抱以更多的疑虑且不喜妄下断言。也因此对很多事情,少了动容。因为复杂,社会的复杂,带动思想的复杂。所以你很难分清楚谁是谁非,似乎

阅读全文 >>
点击( 3760 ) | 发表于2008-06-06
  是非 小说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每个人的身上都要发生那么多事情,谁能斩钉截铁的说谁是谁非。谁都没有这种能力。 父 亲 一晃十几载,眼见还在襁褓中的婴孩,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昨日还风华正茂的我,也已经老去容颜,每当剃胡须的时候,都会无奈的发现隐隐的花白。黑发亦是添了霜白。我知道我是在老了,而女儿也是长大了。 我乖巧的小女儿啊,如今啊变成的叛逆的小青年了。可以忤逆我了。我常常是叹息的,因为女儿的不理解,甚至可以说是误解。早就疲惫不堪的心,伤痕密密麻麻。我不善于表达。作为一个男人,我需要负责的不仅仅是女儿的生活,整个家庭的兴衰都是千斤的担子压在我的双肩。我默默

阅读全文 >>
点击( 5300 ) | 发表于2007-05-03
  单纯。(完整版) 散文
他喜欢安静,很多的时候他喜欢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很多人说他有自闭症。他不喜欢辩解,于是对于他们的说法,他只是一笑置之。很多的事情本来就不需要解释。解释只会让简单变得复杂。他只是喜欢呆在只属于他一个人地方。如此而已。至于理由,其实很多事情本就没有理由。所以,这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因,他喜欢安静。果,他呆在他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不是那么整洁。铺天盖地的杂物。杂物中大部分是书,他从小学到中学的书。他是喜欢在有日光的天气温习他的过去,那些他舍不得丢掉的美好回忆,就像小时候粘稠且遥远的麦芽糖,他一遍遍的抚摸一张张发黄的纸页,记忆如泉水洗涤着他的心灵。于是,他把他们堆在房间。即使看着他们逐渐泛

阅读全文 >>
点击( 3513 ) | 发表于2007-02-15
第 1/6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页
留言
创新作文 作文 创新 我的地盘 发表留言
 


公开显示  


Copyright ◎ 2000-2009 课堂内外杂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