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还未登录,请先登录

服务热线

023-63021150

新闻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列表>新闻内容

蒋方舟在首届全国中小学文学社高峰论坛上与学生精彩对话

(蒋方舟在个人讲话之后,开始与学生互动。对话非常精彩,现整理如下。学生用阿拉伯数字标明,一是便于排序,二是标明学生和问题个数。第1个学生问了两个问题,主持人提醒为了给更多的同学提问的机会,每位同学只能提问一个问题,给主持人点个赞)

学生1:蒋方舟姐姐,你好。我以前看过你的一些文章。你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就是白天学习,回到宿舍晚上开始挑灯夜战,我觉得这样就几乎没有和别人交流,就特别孤独,后来到了假期,大人去上班,我一个人的时候,就这样日子过了一个多月,其实别人是没有感受的,那你觉得什么才是真正的孤独,然后孤独是一种磨难还是一场修炼?

蒋方舟(下称蒋):谢谢你这个问题,其实我那时挑灯夜战都是在吃,并不是在工作。因为我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是挺胖的。然后因为胖我就开始减肥,因为减肥我白天就不吃,白天三过食堂而不入,任何食堂我都不进去。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人就特别饿,睡不着,就把厨房里剩下的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吃了。然后因为吃得撑,睡不着就开始看书和写作。挑灯夜战的主要内容其实是吃。就你刚刚提到了一个孤独的问题,我觉得其实有两种孤独,你问到孤独是一种磨难还是一场修炼,其实我觉得有两种孤独,其实像我大学那样的孤独,我现在看来,其实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磨难。因为我那种孤独完全是由自卑导致的。首先我进入清华是通过自主招生,有60分的加分,而且因为所谓少年成名的身份会让大家对我是带着一种有色的眼光,然后另外一个就是在一个理科生的学校,一个以写作为生的文科生是很受歧视的,所以我的这种孤独,其实是带有自卑的性质,因为我总觉得周围人不喜欢我,但是有可能并不是。所以我回报一种很孤僻的状态,我觉得,好,我也不喜欢你们。所以这是一种由自卑反弹出来的孤独。但是我觉得什么样的孤独是好的孤独,就是自信的孤独,就是当我在写作的时候,就是在那个时候,孤独是一种特别奢侈的状态,因为在学校你要被老师吼,在家里就是要被爸爸妈妈吼,很快你就要开始想要谈恋爱,谈恋爱你很快就要开始结婚生孩子,然后就开始家里有保姆,家里有老人,家里有孩子等等等等。你会发现,属于你的时候,你内观的时候,你自己的时候,是很少的。所以当我写作的时候,那是一种自信的孤独,我觉得我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我在做一个有价值的事,在我的国度里,在我的书桌里,我就是国王,我就是独裁者。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孤独才是一种修炼。所以我觉得你不要畏惧孤独,应该去享受它,利用它,因为人生能真正能得到孤独的时候是很少的,是很奢侈的。所以你要利用每一秒的孤独感。谢谢。

学生1:老师,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也喜欢写写画画的,有时候也有一些思想的火花迸发出来,我就会写下来,然后有的时候,旁边的同学还挺喜欢看的,但是,写着写着我就觉得写不下去了,就觉得前面写得过于满足自我,后面写的就根本不能满足自我。写着写着我就觉得写不下去了,就是前面写得就是给别人看。到后面写得就根本满足不了自己,无法满足我内心,那我是不是还要写下去。

蒋:我觉得还是应该写下去。但是我觉得需要处理好你和读者之间的关系。其实我小时候写作就是这样,我从第一本书开始,我每天都要写比这个大一点的(举起手中一个小本),大概A5这样的比笔记本大一点的就写一页,只写一页,大概三四百字。然后我妈回来之后,让我给她看我写的东西。我就给她看,但是我妈没有任何的评价,她只是偶尔笑,或者偶尔皱眉头。然后我就通过她的这个表情来推测我写的是好笑还是写得有问题。然后我再回过去修改。但是我妈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带有文字或者带有建议的修改,比如你应该这样写,他应该和他好,应该把他写死等等,她一句也没有。我觉得你应该处理好作者与读者之间的关系,就是有的时候读者他的反馈是好的,不断讨论自己,修正自己,但是不要过分相信读者或者讨好读者,因为那样会摧毁你写作上的自信,所以我觉得比较理想的方式,还是不要边写边给他们看,你完全把它写下来,想得很成熟,对这个故事很自信,再拿出来分享,我觉得这是一种更有利于锻炼的写作方式。谢谢。

学生2:蒋方舟姐姐,你好。我想问个问题。就是说很多喜欢阅读的人,都会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作家,或者是一个偶像作家。现在很多人都会对偶像作家予以指责,他们会认为,很多很多的作家是经过一个炒作,或者媒体的一个过度包装,其实有的人会认为他们本身的文章又不是很好。您怎么看偶像作家的。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学习的榜样?

蒋:哦,首先我不确定你说的偶像作家是指的哪一种,前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关系,见了一些被媒体包装成小鲜肉的作家,我也跟他们聊创作,然后发现他们的创作很简单,就是一种定向的写作。我跟他们聊,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偶像作家,长得很好看,写得也还不错。他们就觉得我就是写给初中高中的女生看。她们喜欢什么我写什么。写作对他们来说其实提供一种服务,提供一种情感按摩的服务。就像那种按摩师,别人可能是身体的按摩师,他们是那种心理的按摩师。是那种要的。但是我觉得这样的写作,你把它看作是一种商品的话,是可以的,但是你把它看作一种文学作品的话,那是不成立的。因为我觉得好的文学作品,一定是让人醒悟的文学作品,但是让人醒悟的作品总之让人痛苦,因为你醒悟的这个过程,是很折磨的,包含了很多的推翻,所以我并不认为包括通过炒作、包装,长得好看就成为一个偶像作家,是值得尊敬的。我不知道他们值得尊敬,但是有人喜欢他我也不是反对。然后另外一个层面的偶像作家就是我也有自己的偶像,比如说你像毛姆、比如海明威,觉得他们长得又帅,然后生活也很酷。但是我也很清醒地意识到,他们在写作上并不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作家,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对他们的喜欢。因为我觉得当有人去怀疑一个写作上你特别喜欢的人,你也可以用同样的话去回敬他们,虽然你知道他们不一定是写得最好的,但他们恰好是你最喜欢的。谢谢。

学生3:蒋方舟姐姐,你好。有个问题确实困扰了我很久,就是我上高中以后,心情开始非常焦虑,对生活很焦虑,对写作也很焦虑。感觉越长大反而写作变得越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写了,我该如何走出这种写作的瓶颈?

蒋:你能具体点吗?就是你焦虑的内容。

学生3:就是这篇文章,就是感觉如果写这句话的话,然后自己一直在纠结该不该这样写,而且不知道该如何去具体地表达我自己的看法和感受。

蒋:哦,好。其实我觉得对于该不该这样写的内容,完全不用担心。我那年12岁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在我12岁的时候应该是2001年,很早的时候。那时候还发到网上。当时网络还是BBS网络,影响还是很大的,有很大的反响。那篇题目是《我妈的婚外恋》,纯粹是写我妈的婚外恋,那篇文章我妈也看了,我爸也看了。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说你怎么能这样写呢?你有没有考虑周围人的感受?然后在写作的过程中你不要考虑当时的感受。写作应该有原则,就是诚实,对自己的诚实,哪怕你的贪婪是有偏颇的,是不完善的,或者是可能对周围的人有伤害性的。但写作其实并不意味着写作让所有的人都满意,都开心。我觉得写作应该变得更自我,更坦诚。你以为上帝看到所有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你只能看到了自己的一小块,在题材上不要那么受困扰,一往直前地写下去。如何准确地去表达一个事物,不用担心,因为所有的瓶颈都意味着你的成长,这些你过去没有意识到的问题,你突然发现,哦,原来我描述得还不够准确。但所有的瓶颈都过去之后,你就会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因为我喜欢爬也,我觉得写作和爬山很像,在两千米的时候看到了三千米,在三千米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五千米,在每一步看到的风景不一样,是因为你对自己的要求更高,所以我觉得对此解决方案也很简单,就是一直地写下去。只要过去了瓶颈期,你就会发现,自己有一个新的标准要求自己,所以我觉得有焦虑是好事,最可怕的是傻乎乎地永远没有焦虑的人,因为他们是对自己没有要求的人,所以不用担心,最好还是写下去。谢谢。

学生4:蒋方舟姐姐,你好。今天上午顾之川教授他也说了,经常会带他的一些学生去进行一些采风。那你现在非常得忙,也会不停地在全球或全国各地不停地飞来飞去,到了不同的地方肯定会有不同的感受,那你有没有从不同的地方文化,或者地方在里面,汲取一些你创作的想法,或者带给你一些

蒋:其实,我不算是一个很喜欢采风的人,我一直在2011年之前,我是一个特别苦行僧的写作者,到什么样程度,就是每天都在想,哪一段经历可以用在写作上。因为我很小就当专栏作家,当专栏作家每天得写,每天都要写到一种题材,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焦虑,焦虑到什么程度,那时候,我可能是一般就是出差,在飞机上看了一部电影就特别自责,就会觉得哎呀你怎么又浪费了一段时间,没有生活没有享受,永远都是想着,这段经历能不能去写,能不能就是把它化成文字,直到2011年,我那时候开始爬山,我跟着爬了乞力马扎罗山,爬的过程也很艰险,但是我登顶了。后来下山之后,我觉得生活本身就是让我们来享受的,它不是用来利用的,也不是用来采风的,而且你只有完全全身心地去体验它,而不是在想,这个能不能写,那个能不能写,你会最大程度地去拥有它。我在写自己的小说的时候,我就发现一个特别明显的事,我发现它能打捞出我记忆里面很多甚至是已经忘了的一些细节,比如说,某个男生特别动人的瞬间,也不是特别有意地去写他,开始写作的时候我发现,它埋藏在记忆深处,然后是一个很角落的地方,但是当我把它写下来,我发现很动人。所以我觉得生活不是用来写的,生活是用来体验的。但能化成写作的题材更好,但是我觉得在一开始的时候,你不要报着采风的心态去体验生活,倒不如享受这种心态去体验生活,我自己去过的地方是拉美,我喜欢巴西,我喜欢秘鲁,我喜欢哥伦比亚,我喜欢长时间住在那样的地方,几个月或者半年。所以我给大家一个建议,你可以去一些你自己心理距离和地理距离都比较遥远的地方,比如说国内新疆啊,西藏啊等等,因为这样带给你的冲击会更大。谢谢。

学生5:蒋方舟姐姐,我喜欢阅读和写作,看小说。可爸爸妈妈说是闲书,学习会下降,可我觉得挺有帮助,你说我是该看还是不该看呢?

蒋:你以后想做什么呢?

学生5:其实我挺喜欢写东西的,你知道吗?

蒋:我觉得吧,你就看吧,你像我在一生中,唯一学习的概念,唯一学习的时间,就只有半年,准确地说就只有五个月。其他的时间我一直在闲逛,然后一直在看书,一直在看电视剧,一直在写东西,但是后来并没有耽误我上大学,这就说明其实我们的学业当中很大一部分是一种重复的作业,所以重复的作业当中是可以被取代的。但是你写作上的累积的经历是不能被取代的,所以我的建议就是还是按照你的想法去看书,去写作。但是当你真正有一个强烈的目标,强烈的意愿,比如我要考上某个高中,某个大学的时候。我觉得那个时候你要有决心和你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真正能够告别两三个月,然后把它们放在某个地方,对它们说,有一天我会回来找你们的。所以我觉得一个人活着,他必须是有一个短期目标,有一个长期目标,长期目标可以是看书、写作,但为了短期目标,偶尔牺牲一下也是可以的,你要把这两种目标弄清楚。你今年多大啊?

学生5:我今年12了。

蒋:好,加油,加油,多看书吧。我觉得我在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每天就是在看书。放心吧,没事的。

学生6:老师,我问一下。因为我看你出版了很多很多的书,但是我觉得平常人的话题他花费的时间,那个是特别复杂的,因为我小时候有一个很想做的事情,就是以后在自己长大,大概在40多岁的时候,能够给自己写一个自传。但是后来我开始提笔的时候,在初中的时候,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且我感觉以现在的水平能力无法描述清楚某件事,而且也不一定说有那个精力和时间把这个事情坚持下来。就是我想问一下,您在写作时有没有,是如何坚持。这真的是一个很浩大的工程。也不像作家很轻松,随便逛逛,就能写得很好看很好看。

蒋;为什么我能出这么多书,很简单的原因,因为我从来没想过写自传。如果要写自传的话,起码从80岁开始写,如果我能活得到的话。活不到的话就从60岁开始写,你自己的写作目标设计有一点宏大。这个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多少人有这样的耐心和体力呢?所以我觉得在写作上你可以把自己的写作目标分割一下,比如说,你打算写自传,你把它分成好多篇吗,初中篇、高中篇、大学篇,你要把自己的写作目标和现有的这种写作兴趣分割一下。因为我自己,对我来说,也是切实的感受,对这种题材的热情是大概能够维持一年半的时间,在这一年半的时间,我可以像上班一样,每天准时8点钟在书桌边,开始写,一直写到中午吃饭。我这一年半,我几乎天天可以这样做,但是如果这个题材超过一年半,我可能不耐烦,我开始丧失兴趣。所以我觉得在写作上,其实它和所有的行业一样,都需要规划,比如你想写一个很宏大的自传,想一个比较精巧一点的东西,这个阶段最想写的故事,计划一年内都想清楚这段经历,或者是你的初中,你高中的那一段你想记录的时光,或者你把你的写作目标分割之后,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没有那么难的事情,但是你一开始就想写一篇鸿篇巨著的话,就可能是一辈子也完成不了的。

学生6:我问过马伯庸老师的话,他说是他一般写个纸条,夹到书页里,他一般是上班上得无聊的时候,或者忙里偷闲,坚持下来,找时间,慢慢慢慢地写。

蒋:首先我比他幸运,我没有结婚生孩子,这一点我比他幸运。我们私下也讨论过,单身很幸福,应该是。另外我不算是一个上班族,每周只上每周一,开一两次会,我比他奢侈的地方在于我比他拥有更长更整块的的写作时间,每个作家的写作习惯可能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原则上还是要坚持写作热情。

学生7:蒋老师,你好。我想提三个问题,但其实又是一个问题。你过去累吗?你刚才累吗?你现在累吗?

蒋:好哲学啊!你过去累吗——好难啊!你过去累吗?应该还是累吧。现在想想,就是很负责任地去想这个问题,其实还是累的。因为我用了别人同样的时间,去完成了双倍的事,又要上学,同时还要写作,完成双倍的事,这是体力上的累,另外心也很累。因为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跳出来指责,你肯定是你妈代写的,肯定是你妈代写的。所以心很累。你现在累吗?其实,也有点累。然后那种累在于——我现在正在写个长篇小说,现在想赶紧回到书桌旁前,写这个长篇长说。而且我觉得任何对写作者来说,包括马伯庸刚才分享的,他可能在台上这样的风趣幽默,可能插科打诨等等。但这对他永远都是一个消耗。打游戏的人都知道,就是那个血槽是不断降低的,而只有你自己待着,你一个人,面对书桌,面对空白的纸的时候,你的血槽,你的那个血才会慢慢涨起来。因为这是属于你自己的时候。所以现在我觉得虽然轻松,但是其实也累,就是很想回到自己的书桌前,然后将来累吗?我觉得将来会更累。

学生7:是刚才累吗?

蒋:刚才啊?刚才不就是现在吗?刚才精确到什么时间呢?哦,大概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现在的生活状态是吗?现在的生活状态?其实整体来说,是我人生当中最理想的一段生活状态。因为我刚刚讲过,我生活中,因为我是单身,没有老公,没有孩子,家里人也不逼婚,然后工作也没有那么忙,也没有太大的物质上的欲望。然后我每天就是早上的时候,就开始写,写到中午吃饭。下午的时候是到咖啡厅去写。然后很幸运,我有一个邻居也是一个小说家。我们一边喝咖啡,一边像上课一样。每写一小时,就下课十分钟,就开始聊天,然后再开始写。所以我觉得现在的生活状态对于我来说,特别特别的理想。但我相信这样的生活状态持续不了多长时间,我觉得我爸妈现在没有逼婚,但是在不远的将来,他们肯定会说,你赶紧找个人嫁了之类的。所以现在的生活状态,我觉得并不累,我很享受,但以后累不累就不一定了。谢谢。

学生8:蒋方舟姐姐,你好。就是我很喜欢写作,而且还蛮幸运的。就是在写作的文章不是很好,语言平淡,可是恰好每次考试呢都能对考试的味口,分数还挺高的。但是我的写作是在一个寂静的环境中,然后必须需要老师来命题,然后写多少字,然后抒发自己的情感,但是一旦跳出这个框架之后,心中突然有了想法,但是永远写不出来,写不出来让自己满意的文字,反而是在考场上,或者是有时间限制的前提下,写出来的文字比较让自己满意。然后这种情况不是特别好,周围的同学们说,这样写作挺功利的,您觉得这样的写作是消极的影响呢,还是积极的影响?

蒋:其实我觉得跟你这种情况类似,我也是在考场上面,包括你刚才讲得那种测试,作文都拿很高的分数。我觉得这样的过程,每次写考场作文的时候,或者写的时候,就像是在调戏阅卷的老师。就觉得是恶作剧在调戏他,比如说,我想像他是这样的一个大汉,全是胡子的那种大汉,然后把自己写成特别细腻、婉约的那种形象,然后去试探他,然后有时候这个老师会喜欢什么样的风格,去迎合,有时候老师喜欢什么样的风格,就故意反着写。所以这种调戏老师的过程能收获一种智力上的满足,其实他不能证明你写作上的功力,人情世故的题材的重复,但是这些在写作上来说其实都是,不在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只能算是雕虫小技。我就记得当时我考清华自主招生的时候,我是被6个清华文科院系的系主任面试,面试完了之后,所有的老师都对于要不要录取我产生了特别大的分歧。有的老师说一定要录取,有的老师说这孩子一定不能要。所以后来老师就决定现场加试一个作文。就是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写一篇1000字的作文,然后是命题的。然后那篇作文写了之后,所有的老师都一致决定要录取我。其实我觉得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在长达两三个小时的面试过程中,我观察每一个系主任,他的喜好,他的性格等等。然后在这个写作过程中,就像一个马戏团一样,使出了浑身解数去讨好他们。但这是文学吗,我觉得不是文学。真正的文学其实是不考虑读者的文学。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的时候,他从来没考虑过读者是怎么想的,我觉得自己的建议就是真得在自己完全放开的时候,心中那些观众要全部消失,那些阅卷老师,那些分数,那些评价标准需要全部都消失。享受那个写作的体验。当你编那些故事,你发现那些人物其实比你还强大。他们会告诉你该怎么写。我觉得这种快乐远远大于拿一个高分那个智力上的快乐。所以我对你的建议就是平时写作的时候想得越少越好。因为你只要想这个老师会不会给高分,那个老师会不会喜欢。你要屏蔽所有读者的印象,写一个自己想写的东西。然后让这种惯性持续下去。我觉得当你开始这样的过程,这样的享受,你就真正走在一条文学的路上。因为在文学的路上是没有阅卷老师的。谢谢。

学生9:蒋方舟姐姐,你好。我想问一下,现在所谓的那种快餐文学就是越来越受欢迎了,但是很多人觉得这是会支持的,因为它反映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作品。然后因为它特别的泛滥,然后变得良莠不齐了。我想问一下你对这的看法,然后我们该怎么让这种快餐文学,真正变成我们这个时代,属于我们青少年的文化。谢谢。

蒋:其实我觉得快餐文学有好有不好。我最痛恨的是那种目的性特别强的文学,就是说畅销书之类的吧,比如那种功用性的,《职场攻略》,《怎样拴住男人的心》,《五种男人不能找》之类的,这是一类畅销书。还有一类,就是纯鸡汤类的,什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什么虽败犹荣》等等,这是一类纯鸡汤似的。我来的时候,在首都机场,然后在书店逛的时候,身边有一个大叔,拿出一本类似的,好像叫《什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之类的。然后我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我差点误机,我就你不能看这类的书,说了很多,就是快餐文学,包括网络文学,其实它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就我自己,其实也不太看网络小学,我只看过两本,一本是讲职场的,叫《圈子圈套》,一个是讲官场的,叫《二号首长》我觉得很好看,因为这种生活对我来说特别陌生,这一类文学我也不以为是快餐文学就怎样,但是我觉得,有一种文学有见过的可能纯粹是为了应付市场,单是题目特别好卖,硬构出来的,这样的文学作品没有任何的用,没有任何的益处,它甚至连感情上的按摩也没有办法去做到,人家是把片儿汤的话拼在一起而已,所以我觉得你说怎么去看待它,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比如说我虽然在首都机场劝了一个大叔放下了这本书,但还有很多的机场,很多的大叔大妈同时拿起了这样的书,我个人的力量是很难去改变这种情况,但是我觉得所有的人真正读到好的东西的时候,他会有一种鉴赏力,他会明白什么样的是好的作品,什么样的是坏的作品。所以你说我们如何才能拥有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快餐文学,优质的快餐文学,我觉得作为创作者和读者能做到的很简单,创作者写得更好。其实没有其他的办法,就是不要为了市场,你就是写得更好。我觉得对于读者来说,也没有别的办法。对好的作品,尽量更尊重一些。这个可能在电影上也表现得更明显,比如说现在只有《小时代》和《栀子花开》,你说怎么办呢?一个烂片,一个更烂的片,我怎么选,但是《大圣归来》这样的大家都说很好,而且它确实很好。这样的作品慢慢地能够吸引人到电影院。你说如何扭转局面,就是非常简单,当越来越多的人真正从内心尊重优质文学作品的时候,我相信坏的局面是会到头的。谢谢。